惊鸿一叶_修

孤峰之上的二王相拥

分手吧【下】

*王叶
*分手复合梗
*短篇






沙发柔软得让人恨不得陷进去,叶修的姿势渐渐就从靠变成了躺,眼皮也逐渐沉重下来。
因为在白天,客厅没开灯,和暖的日光照进来,暖洋洋的。萦绕着的属于王杰希的味道更是令叶修无比安心。
等王杰希端着一盘菜从厨房出来了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在他的沙发上缩成一团的叶修。
睡着之后叶修就下意识地觉得冷了,左右摸了摸没有摸到毯子之类,只能把自己缩在一起,长腿伸出了沙发,手放在靠垫上,脸又放在手上,一个接一米八的大男人摆出这样一副近乎脆弱的姿态,也一点不显可笑,反而像只窝在主人床上的猫,慵懒又勾人。
真是……完全受不了他……
王杰希眼神都变得温柔无比,他轻手轻脚地把菜放到餐桌上,又走到沙发跟前把叶修的鞋脱了,把他平放到沙发上让他睡得更舒服,然后转身去了卧室拿了被子给他盖上。
他本来是想抱叶修进卧室让他在床上睡的,可想想肯定会弄醒叶修,只得作罢。
拉上了窗帘,整个客厅都暗了下来,叶修明显更为适应这样的环境,表情变得更加放松,看得王杰希心里也是一片柔软。
他的手抚上叶修的脸,心里叹了口气。
如果当初可以不那么固执,稍微放下一点自己的骄傲,是不是就不至于有这么三年的空白?
大学相识,他们当了五年的恋人,又做了三年的陌生人,仔细想想,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八年了。
八年时间能给人带来的变化很大,王杰希偶尔看看过去的照片,身材高大,面貌有些奇特,面对镜头会有些不适应,即使在同龄人中已经是很出色的那一个,但时不时还是会暴露出弱点和缺陷。
现在已经不一样了,他是那个能做出最好决策的总经理,是很多人心目中的优秀领导者。
曾经还在校园里的青涩年轻的自己,和现在比起来是真的没有什么相同的地方了。
但他又觉得叶修和他不一样,和别人都不一样。
他低头看着叶修。
叶修肤色仍然苍白,眼尾下垂,有黑眼圈但并不给他的容貌扣分,嘴唇是嫩红色,有一点干燥脱皮。
和以前一模一样。
王杰希刚认识叶修不久两人就成为了朋友,叶修大学时沉迷于游戏,经常一打就是通宵,又不爱出门,因此就是一副典型的宅男模样。明明身高腿长长相帅气,但看起来就是没精神。
唯独那双眼睛,动人心魄的亮。
这样的叶修,是八年前初见时从远处走近时抱着书脸上带着笑意的他,是三年前分别时的他,是今天又回到王杰希身边的他。
叶修……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所谓,人生若只如初见。

叶修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直到一翻身差点摔在了地上才悠悠转醒。
完全不熟悉的环境,叶修迷迷糊糊坐了起来,左顾右盼。
……哪儿呢这是……
等头脑清醒了点,叶修才想起自己本来是到王杰希家里吃个饭,看他家沙发质地柔软就躺上去了,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又在大眼儿面前丢人了啊。
叶修把自己身上的毯子掀开,穿上了鞋离开了沙发。
这一觉虽然不是在自己的床上自己的家,但不可否认的是睡得真的非常舒服。
心理因素?
叶修站起了身。
客厅灯都被全部关掉了,窗帘外透不出一点阳光,一看就知道现在时间肯定不早了。
毯子是王杰希盖上的?那他人呢?
书房的房门突然打开了,王杰希踩着拖鞋走了出来。
“醒了?”王杰希看向叶修:“那就来吃饭吧。”
他这么一说叶修才觉得自己的肚子空空如也,一路跟着王杰希到了餐桌旁,丝丝缕缕的食物香气直往叶修鼻子里钻。
还是热的?叶修惊讶。
王杰希把灯打开了,他没打开大灯,只打开了一个光芒柔和的小灯。
叶修坐在餐桌前,看着王杰希端起饭碗给他盛好米饭,王杰希在他睡觉的时候换了家居服,整个人看上去一点都没有职场上的严肃,显得随意了许多。
而这一幕,正是叶修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暗暗期待着的,曾经说起都觉得其实相当“庸俗”的一个画面。
中午叶修睡过去之前王杰希才做了一个菜,一直热着,剩下的才做不久,才能一桌菜都冒着热气。
王杰希和叶修都是B市人,王杰希是个标准的老北京,叶修口味偏淡,不怎么挑食,至少在吃饭上,他们还差不太远。
饭桌上都是些家常菜,王杰希关掉了大灯,只留了一盏柔和的小灯照明,使得这个场景看起来不像主人请客人吃饭,倒像是两口子过日子。
一顿饭吃完,叶修心满意足地瘫在椅子上打着饱嗝,感觉有些吃撑了。
不是他贪吃,实在是他很久没有吃过一顿正经好饭了。他自己会做饭,也仅仅是“会”,做出来的东西能下口不会吃了拉肚子而已,在国外吃得更多的是各种快餐,弄得他现在一看见速食食品和各类快餐就想吐,回国之后也没有好转多少,这一顿家常菜吃得他舒服又满足,不由自主地就多吃了。
王杰希慢条斯理地咽下最后一口饭,起身把碗摞在了一起。
叶修有些不好意思,他吃得可比王杰希多:“我去洗吧。”
“不用。”王杰希指了指厨房:“有洗碗机。”说着,他把碗扔到了洗碗池里。
叶修正想着要不要回去,就看见王杰希转身进了卧室,拿了一套睡衣走了出来:“现在有点晚了,就在我这睡?”
叶修一愣:“不了吧,我先回去了。”
王杰希一点都不意外似的,淡定地指了指墙上悬挂着的时钟。
叶修一看,尴尬地咳了一声。
他那一觉睡得够长,饭也吃得很慢,这会儿都十一点了。
“现在估计很难打得到车,公交地铁也停了,我把车借你你开回去也不一定安全。”王杰希早准备好了的一套说辞,说得叶修根本无法拒绝,最后只得拿了王杰希递过来的衣服进了浴室。
一进去,叶修一眼就看见了放在洗手台上的两套洗漱用具,一个黑色的杯子,一个深蓝色的杯子,里面各插着一把牙刷。
王杰希朋友的吗?还是其他的谁?
正想着,浴室的磨砂玻璃门外映出了一个人影,人影抬手敲了敲门,发出清脆的玻璃敲击声,紧接着王杰希的声音就从外面传了进来:“蓝色的那个杯子是新的,给你准备的,牙刷杯子都消过毒了,牙膏你用我的,挂着的白色毛巾是你的,直接用就好。”
“嗯?哦。”叶修难得没多说什么,看着王杰希的影子转了个身,离开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拧开了淋浴喷头。

十五分钟后,叶修一手擦着头发,另一只手去拿王杰希给他的衣服。
很普通的男士睡衣,布料柔软舒适,就是……穿到身上,有些大。
套上上衣的时候叶修就发现了不对,长倒是没多长,但是宽了些,他的骨架有些撑不起来。
王杰希的。
叶修看了看,下定了结论。
他和王杰希身高差距不大,但他没王杰希壮实,他的衣服套着自然也不合身。不过男人嘛,睡衣大一点也不影响,躺床上睡觉穿的,也不是出门。
就是……叶修用力吸了口气。
没感觉错,清新的苦茶混合着一点淡淡的中药味,真的是王杰希的味道。
三年前他再熟悉不过的味道,温暖得令人想落泪。

穿上裤子,裤脚有些拖到了脚后跟,叶修弯下腰去把裤腿卷了起来,打开浴室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电视开着,里面放着篮球比赛,王杰希却没在沙发前,而是在阳台浇花。
听见声响,王杰希回过头,一眼就看见冒着水汽的叶修从他的浴室里走出来,头发湿漉漉的,整个人看起来年轻了好几岁,乍一看上去比他要小的多。
一时的怔愣,王杰希很快就回过了神,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过来:“水温还好?”
“还行。”叶修还拿着自己换下来的衣服,一只手从裤兜里拿出了一包烟就准备去阳台外面,被王杰希拦住了:“都这么晚了,还抽烟?”
叶修看了他一眼,王杰希皱着眉,俊朗的脸上表情严肃,很有些能唬人,但是一大一小的两只眼睛却让叶修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得了吧大眼儿,抽烟跟早不早晚不晚有什么关系。”
他这句话没起到丝毫的效果,王杰希忽视了那句“大眼儿”——很久没人敢这么叫了,或者说,一直也只有叶修叫而已——直接抽走了叶修手里的烟,顺便把他的衣服裤子也接管了。
“哎哎哎你干啥?我那里还有钱包手机钥匙呢——”叶修没提防他这一手,急急地叫唤。
开玩笑,他就有裤兜里的一包烟!
王杰希拎着衣服一抖,一把钥匙从外套口袋里掉了出来,王杰希眼疾手快地接住了,放在了茶几上。
“钥匙帮你拿出来了。”王杰希淡淡道,走过去把衣服直接扔进了洗衣机。
他还不了解叶修吗,都说了是来他家吃饭,带钱带手机也没什么用处,没什么用处的东西,叶修会带?除了烟是一定会带着的,其他的什么叶修都可以忽略。
烟抽不成,他从王杰希手上抢回来肯定不现实,索性也就不挣扎了,习惯性地接受了王杰希的约束。
换了个其他人来,保不准他理都不会理,王杰希是那个不同的而已。
叶修打了个哈欠,王杰希问他:“困了?你下午不是刚睡了?”
“就睡那一会儿怎么够,我最近可忙了。”叶修嘟囔,把自己睡的好几个小时说成了“一会儿”,王杰希也不去拆穿他:“你去睡吧,我洗个澡就睡了。”
“哦哦。”叶修左右看了看:“客房在哪?”
“没有客房。”王杰希说。
“没客房?你一个人睡三个房间吗?”叶修看着关闭的房间门,挑眉问。
王杰希买的公寓是一层楼就是一个房,三室一厅一阳台,很是宽敞,没客房?叶修才不信。
“真没有。”王杰希无奈,他没骗叶修,王杰希打开了最右边的房间展示给叶修看,叶修隐约看见了书柜,应该是书房,然后王杰希关上门,又打开了另一个房门,里面不算乱七八糟地堆着杂物,肯定是不能住人,床都没有,王杰希指着房间:“那个是书房,这个是堆东西的,你觉得哪个能睡人?我家没有折叠床。”
他还真不是因为叶修来才把自己的房子弄成这样。他的房子极少请谁来,更不会留人住宿,原本的客房一点用处都没有,他就干脆用来放东西了。
叶修信了:“那我睡哪?”
“卧室。”王杰希示意叶修进去。
叶修拧开门把走了进去,王杰希在他身边开了灯,不算明亮的灯光霎时填满了房间。
卧室也是简约装修,中间放着大床,角落里放着个大衣柜,床头有个放着台灯的小柜子。窗户很大,深色窗帘没拉,可以看见外面的夜空,一台笔记本放在桌子上,墙纸是柔和的米色,地板是木质,看起来比外面多一点生气。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床,很大,睡三个人大概都没有问题,被子蓬松柔软,让人想扑到床上睡个地老天荒,床上有两个枕头,一左一右,万分和谐。
叶修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他朝那两个枕头扬了扬下巴:“两个?”
“你睡着的时候我出去买的,枕芯,套的家里的枕套。”王杰希不心虚:“也不是没有一起睡过。”
……和现在能一样么?
叶修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王杰希坦坦荡荡的样子,话到嘴边反而说不出口。
“不用客气。”王杰希说了一句就转身拿了换洗衣服去浴室了。
叶修也不再纠结,掀开被子躺上了床。
王杰希不像很多男人一样,臭袜子到处扔身上带臭汗味就上床睡觉,他是个追求生活品质的人,这一点在当年他们还是研究生一起租房住的时候就知道了。看来三年过去,这一点他还是没有变。
屋子里充盈着清浅的冷香味,净化了空气又不刺鼻,被子应该是晒过,有阳光——被叶修叫做螨虫尸体烧焦的特殊气味。
一个人身上的味道就像是一个特殊的,独一无二的标记,让熟悉的人一闻便知,对于恋人来讲大概更是深入骨髓。
叶修现在在王杰希的家里,躺在他的床上,穿着王杰希的衣服。
他觉得深埋在心里的感情都快要压抑不住,他的自制力宛如一个快要坏掉的水阀,随时都有可能彻底崩坏碎裂,然后就有喷涌而出的水全都炸开来。
叶修把脸深深埋进枕头,心绪复杂难言。
他不是个喜欢逃避的人,所以扪心自问,他真的是想拒绝王杰希留他住下,留他同睡一床的邀请吗?
——不是。
他无法否认,他不能否认。
他还爱着王杰希。
即使他们已经三年未曾见面,但是叶修清清楚楚地知道,他在国外一次次拒绝各式各样的追求者,是因为他念着的人始终都只有一个。
叶修聪明了二十几年,他总是那么强大,那么理智,他总是能在多种选择中选出最好的一个,他的人生中,只有一个由始至终都不由他掌控的变数。
很早他们就明白,他们在很多方面都契合,但是在最重要的未来上观点却不尽相同,最好的做法,是在明白了这一点时他们就应该干脆放弃。
结果却是兜兜转转了那么多年,他们还是在一起。
进修完毕回国找个工作,什么提前联系事先通气都没有,一下子就碰见了旧情人王杰希,这该说是命运弄人还是心有灵犀呢?
叶修闷闷地想。
啪嗒一声轻响,房门又被打开了,叶修一惊连忙闭上眼睛装死。
王杰希也以为叶修已经睡了,轻手轻脚地走进来,叶修感觉到身边柔软的床垫凹陷,王杰希进了被子里面。
床很大,叶修躺在右边,王杰希躺在左侧,两人中间还有不小的距离。
叶修心跳得飞快,王杰希那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好像是在看手机。
他动一下就会被王杰希发现,叶修调整自己的呼吸,然后翻了个身平躺好,被绵软的织物簇拥着,不知不觉地陷入了香甜的梦境。
王杰希听着身边的声音从故作的平静慢慢变成真正的舒缓,他按灭了手机,侧过头看着叶修安静的睡脸。
叶修睡着比醒着讨人喜欢许多,不会那么气人也没有那样漫不经心的姿态,意外的乖巧。
……虽然他讨人厌的地方在王杰希看来也让他爱得不行就是了。
他附下身子,在叶修嘴唇上偷了个吻,一触即分,然后关掉了灯。
在黑暗中,他无声地说了句晚安。

叶修这一觉睡得不算太安稳,各种乱七八糟的场景在他梦里辗转翻涌,一会儿是第一次见面的王杰希,一会儿是他们居住的房子,又一会儿之后是国外一个人形单影只只有电脑作伴的生活。
醒过来的时候很费力,叶修感觉像是被什么魇住了,有知觉,但是眼皮很重,很努力才能睁开眼似的。
好不容易醒来了,一坐起来头疼得快要炸掉,胃部传来一阵阵的痛。
因为两处的疼痛都太过鲜明,一时叶修不知道是哪里更难受一些。
叶修捂住胃又倒回床上,话都说不出来,疼痛让他连现在不是在自己家都忘了。
做好了早饭,王杰希推门进来就看见叶修有些狼狈地歪在床上的样子。
王杰希心中一惊,三步并作两步到床前,伸手探了探叶修的额头,一转眼又看见了叶修捂住胃的手。
发烧了,胃病估计也犯了。
王杰希皱起眉头,叶修脸色苍白又透着不正常的红晕,眼睛还闭着,王杰希检查他的情况也没能把他弄清醒一点。
叶修有胃病,这是王杰希大学就知道的事,一个宅男,没人照顾提醒三餐基本靠外卖泡面,生活不怎么规律还老是熬夜,有点小病太正常了。那时候王杰希总是盯着他让他注意,一别三年,又是在没什么熟人的国外,叶修是怎么过的简直想都不用想。
王杰希又生气又心疼,抱起叶修往他身上披了件大衣就准备去医院。
折腾了好一通,等到叶修躺在病床上输液王杰希才算能松了口气。
叶修勉强醒了,什么力气都没有,只能歪着脑袋看旁边的点滴。
王杰希坐在他的床边,拿着他的病历,淡淡道:“你以后跟我住。”
叶修懵了一下:“我自己住的好好的,干嘛和你一起?”
王杰希不和他辩驳,这人总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来证明自己的行为合理,他老早就找出了收拾他的方法。他把病历扔在了叶修手边:“要么和我住,要么我把这个送去你弟弟那,自己选。”
……这哪里还有得选!
自己的身体情况自己当然不会一点都不知情,回国之后他没有每天都和叶秋呆一块儿,这才算逃脱了家人那关,要是这病历到叶秋手上,叶修敢打赌叶秋能联合起他爹妈立马把他抓回家去。
“我和你住。”
按一般情况,如果王杰希就是个以后根本不打算联系的前任,叶修面对王杰希提出的同住要求大概会回一句关你啥事,但是换成余情未了的老情人……叶修在心里默默和泡面熬夜游戏告了个别。
简直心痛。
正值周末,叶修的点滴输完,王杰希载着叶修就直接去了叶修家给他搬家。
亏得王杰希给叶修披上的衣服是叶修自己的,要不然门都进不去。
叶修住的是叶家的一处房产,别墅区的房子,大是大,但是叶修明显没有用心装扮过这里,除了住的房间,其他地方都没什么生活气息。
这大概也是叶修和王杰希的分歧之一。
分手不一定就是谁的错,叶修很优秀,王杰希也很优秀,于是走到一起水到渠成,可热恋期过后,理性回归,他们开始看见对方身上让自己不那么满意的一部分。
还没来得及度过磨合期,他们就先说再见了。

叶修和王杰希适应得很好,三年的空白期迅速抹掉,甚至已经提前进入了老夫老妻的模式。
王杰希和叶修本就是在同一家公司,来往都很方便。叶修不太会做饭,王杰希就把做饭的任务包揽了,叶修则是承担了例如打扫卫生之类的家务。
早晨王杰希起得会早一点,做好早饭两人吃过之后就一同去公司,中午饭在食堂解决或者一起去小餐厅,下班之后一起回家,有时一人晚了另一个人还会特意等着。
他们没有刻着避开公司的人,公司的同事们也从一开始的惊讶转为了习以为常,只是没有人猜测到他们之间的关系,认为他们只不过是普通的老同学到现在叶修借住在王杰希家而已。
其实这么说也没错。
王杰希花一天时间收拾好了客房,让叶修住了进去,叶修应了,心里觉得有点可惜。
和王杰希一起睡非常紧张,叶修却宁愿顶着这种紧张。
王杰希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照样上班下班做饭休息。
一天一天,连续几个月之后,叶修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原本他以为王杰希对他还是有那个意思的,可除了刚开始那一次车库的一点失态之外,他一点都看不出来王杰希还喜欢他。
难道真就是他自作多情?
叶修手上修改着代码,表情冷淡,心绪纷乱。
王杰希今天甚至都不和他一起了,早晨飞快吃完早饭之后就提前走了,去哪里都不说。也没来公司,请假了。
尽管这么说很矫情,叶修确实觉得有丝丝苦涩的感觉从心头弥散,他觉得委屈。
电脑上的QQ突然响了起来,叶修随手戳开。

傻弟弟:
东西送你那儿去了啊!记得签收。

什么东西?
叶修疑惑,然后也这么问了。

傻弟弟:
生日礼物,反正你今天肯定是不回来过的吧?

生日……叶修一愣,看了一眼日期,五月二十九号。
对啊……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王杰希还记得吗?
叶修看了一眼王杰希的账号,正显示离线状态,手机上也是,一点信息都没有。
干嘛去了……难道?
手上敲击键盘的速度一点都没有变慢,叶修敛起思绪,专心工作。
到下班时间,叶修一改往日的懒散,飞快地收起东西往公司门口走去。
抱着心里一点隐秘的期盼,叶修比平时要早了二十分钟到家。
打开门,厨房处传来翻炒的声音。叶修心下一喜,面色半点不显。
王杰希穿着围裙拿着锅铲从厨房走了出来,脸上还有尚未完全褪去的诧异。
“你今天怎么……”王杰希身上围着曾经被叶修笑过的少女气息十足粉红色的围裙,难得没有了平时的稳重样子。
餐桌上一桌的饭菜,还有蜡烛和一个不怎么好看的蛋糕。
“今天路上没那么堵呗。”叶修心里简直都快开出花,强做一脸平静地走进来:“特地给我做的啊?”
“……对。”王杰希脸上的表情渐渐变成了无奈,他做好最后一道菜,放在桌子填补上空位。
今天是叶修的生日,他认真想了想,以前他们也没有特意给对方过过生日,这三年更是一片空白,今天终于有这个机会。他请了一天假去准备东西,又去亲自动手做了个蛋糕带回来,本来算好了时间,打算给叶修个惊喜,结果没料到叶修回来得比平时早。
叶修走近一看,顿时乐了:“你自己做的啊?”
白底的奶油水果蛋糕,奶油抹得并不平整,奶油花也没有那么精致,上面画着两个近乎幼稚的简笔小人头画。一个叼着烟,一个大小眼,中间头上还有一个果酱涂成的心形。小人头的下面写着“叶修生日快乐”的字样。
整个蛋糕都只能算勉勉强强看得过去,和橱窗里漂亮的各式糕点差了不知多少。
“很丑?”王杰希解开围裙,也没有不好意思,他第一次尝试做蛋糕,能做出来的都已经算不错了:“能吃。”
“还行吧。”叶修坐了下来,不太想承认自己的确就跟个刚刚恋爱的少女一样感觉惊喜还有那么点……害羞。
“今天是你的生日。”王杰希把两个蜡烛插在蛋糕上,一个“2”,一个“7”,分别点燃,关掉灯,等着叶修吹灭。
叶修咳了一声,一下吹掉两个蜡烛:“好了好了快吃吧……”
一片黑暗,王杰希阻止了叶修开灯,深沉静寂的黑暗中,叶修听见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叶修。”
“嗯?”叶修有些慌张。
“我很想你。”王杰希说:“当年你走的时候我没有留你,因为我并不确信能给你,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未来,我不赞同你的选择,但我找不到理由反驳。”
王杰希说这话的时候也是他惯常的语调,一字一句,娓娓道来。
叶修看不清王杰希的脸,但他知道王杰希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说出来的。
三年之前,三年之后,他们都不想提起的话题,也到了应该被正视面对的时候。
叶修平静了下来,静静地听着王杰希说。
“你走的时候有很多人送你,我也去了,就看了你一眼,没让你知道,当时我觉得你下定决定了,肯定不会留下来了。”王杰希似乎是笑了笑,那笑声却让叶修心底一阵酸涩。:“然后我们都没有再联系。”
“是你不联系我。”叶修说,几乎是有些埋怨的:“发邮件给你你也不回,明信片你也不看。”
“是吗?可是我没收到。”王杰希没想到叶修确实还联系过自己,但那些东西不知什么原因都没有收到:“我一直在想要是我和你一起走会怎么样……可我还是没去找你。”
“你要是开口,我不一定会走。”叶修忽然打断他的话,道。
在异国他乡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只有专业书籍和电脑作伴,叶修一向自认为自己熬得住孤独,甚至享受孤独,可很多个时候,看见情侣们成双入对,他也会想起王杰希,并且是只会想起王杰希。
只是思念无用,也就只好更加努力地投入进各种学术研究里了。
“是吗?”王杰希笑:“现在谈这些,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叶修听见轻微的响动,王杰希拉开了椅子:“开灯我不好意思,但是这话无论如何都要告诉你。”
叶修感觉自己的手上传来被触碰的冰凉感觉,是王杰希拉起了他的手。
无名指被什么箍住了。
“叶修,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跟你说过。”王杰希把嘴唇印在叶修戴着戒指的手指上,郑重道:“我爱你,只爱你,一直都是。”





























评论(6)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