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一叶_修

孤峰之上的二王相拥

Red Rose

*周叶
*短篇
*一发完


周泽楷听说过叶修的名字很多次,也见过他很多次。
周泽楷刚刚升上大二,叶修是他的学长,比他高一级,大三。
他见到叶修的多半在学校化工实验室,叶修穿着实验的全套装备,看起来有点严肃。尽管周泽楷在许多人口里得到的叶修形象远没有这么正经,但是毕竟也只见过叶修这模样,而且叶修并不认识他,他也不会主动去叶修面前自我介绍,所以周泽楷在心底觉得,叶修就是这样的。
后来再见到那个不太一样的叶修,是在酒吧里。
学校附近玩乐场所一应俱全,酒吧也有好几家,后来渐渐成为了学生们聚会的好去处。
周泽楷进酒吧纯属偶然,晚上回学校,走了大半天的路腿有些累,人又有些渴,正巧路过一家酒吧他就推门进去了。
人不算少,但并不嘈杂,周泽楷到前台要了一杯果汁一个果盘之后就自己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慢慢的把食品饮料往嘴里送。
周泽楷快把东西吃完时,感觉酒吧的气氛变得不对劲了起来。
刚刚酒吧并不吵闹,人们都在小声交谈,不像现在,纷纷停下了说话,仿佛在遵守某个约定似的。
周泽楷有些疑惑,这点疑惑阻止了他离开的脚步。
他左右看了看,最后把目光放在了现在空无一人的舞台上。酒吧舞台在酒吧的最深处,说是舞台,其实也只比地板高处了一点,但离最近的座位也有好几米,由周泽楷的视角看来,就更是隔了大半个酒吧。
酒吧墙面上的挂钟一点一点的走着,等到了某一个点,沉寂已久的舞台上走上来了一个人。
周泽楷一时没有看清他的脸,酒吧光线偏暖黄柔和,再加上隔了太多人,他只能模糊辨认出那是个清瘦的男人。
男人穿着白色的长袖衬衣,黑色的休闲裤,手里抱着一把吉他。
他知道很多人在看他,不论是谁被那么多目光注视着,都不会毫无察觉。但他就跟习惯了似的,一丁点儿羞赧或者尴尬的感觉都没有,径直走上了舞台。
他在台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周泽楷听见印象里传来几声吉他音,应该是正在调音。
很快,男人开始了正式的演奏。
他拨动琴弦,凑近话筒然后轻声开始唱。
他唱的是很出名的《We Don't Talk Anymore》,这首歌节奏并不像很多伤心情歌一样悠长哀怨,反而轻快很多,但那个男人声音低沉,慵懒的声线透过酒店的音响,和酒吧的灯光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难言的骚动,撩得人心底都发痒。
周泽楷怔愣地看向舞台。
他还是没有看清那个人的脸,但他听出了这个声音。
这是叶修。
周泽楷放下了手里的空杯子,站起了身,朝着人群外围走去。
他努力离叶修更近了一点,但离叶修越近,人就越多,周泽楷最后也只能站在一个可以看清叶修的位置,停了下来。
叶修穿着简单的白衬衣和黑色的休闲裤,身上只有简单的黑白两色,他的头发很柔顺,墨一般的黑发贴在他的脖颈上,更衬得他脸颊素白,他坐在话筒前,手轻轻地搭在吉他琴弦上,精灵一般地跃动。
好看。
周泽楷盯着叶修,脑子里一时间什么形容词都想不出来,只剩了一句好看。
叶修没有注意到他,其他人也没有注意到他,周泽楷出众的容貌被压在了黑色的帽檐下,离他最近的女生也只能看见他的小半边脸颊,虽觉得好看,但很快又被舞台上的人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叶修唱歌没有背景音乐伴奏,从酒吧音响里泄出的音符都是他弹出来的,流畅动听。
叶修的休闲裤不是长裤,露出了一截嫩白的脚踝,看起来丝绸一样光滑,这样一个细节就莫名让叶修看起来年轻了许多,他抱着吉他,表情懒散又有点冷淡。
他的模样比不上周泽楷,但也很好看,可外貌上的出彩,这个时候反而是最后才被发现的了,其他的一切,就已经足够惊艳。
宛如一只猫咪,懒洋洋地趴在沙发上摇晃着尾巴,一个眼神都不屑于给人类一眼,即便如此,仍然有许多人愿意做它的奴隶。
周泽楷不清楚周围的女生男生话都说不出来是不是因为他们动心的表现,反正周泽楷觉得那一瞬间,自己的心上仿佛被射了一箭,连带着灵魂都在为叶修陶醉。
是的,他见过叶修,但以前的叶修在他眼里是一个专业上非常出色的学长,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其他的便也不剩下什么了。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叶修原来有着这样的魅力,这让他在这一刻重新认识了叶修。
如果这是他和叶修的第一次见面,那么周泽楷现在的情况用四个字来概括就是——
一见倾心。






自此,周泽楷时不时就会去那个酒吧转一转,或者去实验室试一试,看看能不能遇见叶修。
周泽楷很快就摸清了叶修的日程表,叶修周日周四的上午会在化工实验室,每周五至周日的夜晚会在酒吧打工。
叶修是酒吧的驻唱歌手,这个在他们学校一直不算秘密的事,周泽楷直到现在才知道。
叶修在酒吧的时间点,酒吧顾客多留心一下就会发现,在观看舞台视角最好的地方,总是坐着同一个人。
一个沉默,俊秀,目光都锁定在叶修身上的青年。
叶修没有注意到有谁在看着他,每一次呆的时间都不太长,谈两首曲子,再帮一下酒吧里的忙,半个小时,最多一个小时,他就一定会退场离开。
周泽楷听得出来叶修并没有练过唱歌,叶修的歌声没有多少技巧性的东西,反而有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感觉,和他的吉他声很搭。
周泽楷非常喜欢,不,应该说是迷恋叶修谈吉他时的样子,专注又动人。叶修每次开始弹奏之前先调音,然后试弹一小段,正式开始时会朝台下的观众们笑一笑,然后弹奏。
这个笑总让台下的其他人一阵兴奋,也让周泽楷心里痒痒的,恨不得把叶修藏在怀里,不让他对其他人笑。
这种感觉对周泽楷来说其实非常新奇,毫不夸张地说,周泽楷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的情况下,就凭脸,向他表示过好感的人可以装满这家酒吧。
偏偏叶修不为所动。
周泽楷是行动派,他尝试过和叶修接触,但叶修看他的眼神仿佛是在看路上随便哪个甲乙丙丁,最多比看甲乙丙丁眼神里多了一点惊艳。
但周泽楷看得出来叶修仍然没有和他认识一下的兴趣,多次的擦肩而过没办法让叶修对他产生什么感觉。
于是周泽楷试着去走另一条路,酒吧还在招聘驻唱歌手,而周泽楷的吉他弹得也很不错。
这个叫兴欣的酒吧气氛不错,没有混乱的灯光和劲爆刺耳的音乐,每天晚上的背景音乐就是不同的歌手唱的歌,周泽楷留意过,每天的夜晚唱歌的人都有搭档,叶修没有。
周泽楷表示自己不要报酬,只希望能和叶修同台。
名叫陈果的酒吧老板娘诧异地看了周泽楷一眼,打了个电话给叶修,询问他的意见。
听着电话拨出的声音,周泽楷觉得自己手心有点冒汗。
叶修独特慵懒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行啊,我无所谓。”
他只说了这一句话,和一句“那拜拜了”就挂掉了电话,老板娘收起手机告诉周泽楷叶修同意了,这周五周泽楷就可以和叶修一起,另外工资还是给他照发。
周泽楷很开心,头一次对某个时间点有了种期待的感觉。
叶修对他来说很特别,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叶修身上确实有许多特点吸引了他,另一部分原因是叶修是他目前为止,遇见的唯一一个,“例外”。
在很多青少年为恋慕的男生女生不喜欢自己烦恼忧愁的时候,周泽楷仅有的几次心动,也在对方对自己的热情表白之后迅速死亡。
爱情这种东西,周泽楷不会去玩弄别人的,也确实没有其他人一样视若珍宝的感觉。毕竟唾手可得的东西,没有人会觉得多稀有。
周泽楷向陈果告辞之后就走了,他没有听见陈果嘀咕的一句“他不是从来不愿意和人一起搭档吗”。


周五很快就到了。
兴欣网吧驻唱歌手每日唱的第一首歌是定好了的,之后由歌手自由发挥。
今天周泽楷和叶修合唱的是一首已经流行了许多年的老歌,陈奕迅的《红玫瑰》。
周泽楷对这首歌没什么特别的观感,单纯因为好听学习了弹唱罢了。
上台前他才看见叶修,叶修在和老板娘说着些什么,很快就结束了和老板娘的对话,朝周泽楷走了过来,对着周泽楷笑了一下。
周泽楷喉咙有些发干。
真糟糕。
那种心底密密麻麻,刺刺疼疼的麻痒感又浮上来了。
《红玫瑰》开始弹之前,叶修没有调音,也没有试弹,而是对着话筒咳了两声,确认话筒能正常出音。
不知怎的,周泽楷突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叶修轻声开口:“虽然这么说很抱歉,但今天是最后一次为大家演奏了,也是最后一次来这里了,因为我马上就要出国,明天早上的飞机,所以非常遗憾,我以后不能再来了。”
观众们一片惊讶,周泽楷的脑子一瞬间轰的一下,不能思考了似的。
“不过大家也不要太伤心,今天我们又新来了一位歌手,可比我帅多了。”
台下哄笑了起来,气氛也不再那么僵硬。
“那么,现在就让我为大家唱最后一首。”叶修笑着说完,碰了碰身边的周泽楷:“开始了小周,别发呆了。”
周泽楷愣愣的盯着叶修,直到叶修都觉得不自在,移开了和周泽楷对视的目光。
周泽楷低下了头。
叶修觉得有些奇怪,仿佛不太明白周泽楷这是怎么了,也没有再多管周泽楷的异常,拨了拨琴弦,弹了起来。
悠远哀愁的音符自叶修手中流泻而出,周泽楷才缓过神来,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
心里麻痒的感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酸。
叶修唱完了前两句,周泽楷才接上后面的。
高潮部分两人默契地一同合唱,叶修唱得认真,周泽楷唱得苦涩。
一曲终了,叶修又对周泽楷笑了笑,然后站起身朝观众鞠了一躬,然后抱起吉他,转身下台了。
周泽楷还是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地望着叶修离去的背影。
他想,他大概很久很久,都不能忘记这个背影了。




叶修离开之后,周泽楷还是会去兴欣酒吧,还是唱歌,特别喜欢唱那首《红玫瑰》。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叶修就是周泽楷第一朵,也是唯一一朵,红玫瑰。






————————————(*ˉ︶ˉ*)分割线——————————

这一篇灵感来源就是陈奕迅的《红玫瑰》,我其实不太喜欢这一类型的歌,但这一首真的是越听越有感觉,特别是里面那句最有名的“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其实想想,大概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骚动”,又会有时候“有恃无恐”。
这一篇想写的是前半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但是感觉写出来就……没有脑补的那种感觉了……哭唧唧。
修修不是对小周无情也不是不讲礼貌要走都不跟搭档说一声,私设兴欣酒吧固定曲目是搭档合唱,之后单人单唱,所以有没有搭档不重要啦。
希望大家在爱情里,都能找到一个他偏爱你,你也偏爱他的人。(づ ̄3 ̄)づ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