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一叶_修

叶修天下第一帅(*ˉ︶ˉ*)

戏囚

*周叶
*民国背景
*权贵周×戏子叶
*是个长篇,但目前只有梗
*有bug
*等我多看点儿这方面的书再继续写
*怎么写出来就没有脑补的感觉了呢



北平近来不算太平。
你要是真抓着人问哪里有什么动乱,八成也只能得到不甚清楚的几句什么兵来了要抓人,普通民众不知道上头有什么指令什么动作,只知道物价越来越贵人命越来越贱,终日活在不安和阴影之下。
这世道就是这样,底层的人在为生活犯愁,眼睛盯着往来的洋车心里想总想着要是自个儿真能跟这些个贵人一样有钱权得多好,殊不知高门大户也没有多少能过得清闲的。
各自有各自的苦处罢了。
周宅里今儿个就正忙,周家当家的老爷子两个多月前正抓了一窝子贩毒的,谁知没抓干净,还有同伙,专候着周老爷子出门让他中了一枪,亏得一同出去的周家大公子有本事,险险救出了自己和老爷子两条命。
周家请来最好的大夫给老爷子诊治,好险那一枪没伤着要害,两个月调养下来也好得差不多了,正逢今日是周大夫人四十五的生辰,正好大办一场,冲冲晦气。
然后这办宴席的事儿就落到了周家沉默寡言的大公子周泽楷的身上,要他务必办得红红火火热热闹闹。
这可给他出了个难题。
周泽楷本就不喜喧闹场景,这会儿还要他自己制造一个。周泽楷无奈,也只得按长辈的意思做了。
请宾客当然是少不了的,此外还要摆宴席,周府要打扮起来,仆人们都得换上新衣……一点点计划下来,最后可就犯了难。
吃完寿宴后时间也还早,大伙儿干什么呢?
看周公子头疼,他打小一块儿长大的兄弟江波涛给他出了个主意:“大夫人不是爱看戏吗?”
周公子茅塞顿开,立即命人准备好车,亲自去请嘉世班的人。
嘉世现在可以说是北平最受欢迎的戏班子,里头的随便哪一个拉到其他戏班子都是当家花旦的水准,尤其是嘉世的叶秋,那可真真是千金难请。
听过叶秋唱戏的人不多,见过他真容的人更少。但人人都知道叶秋不轻易出面,你钱多?人叶秋不卖你的面子,钱再多也没用。
能请到叶秋来自己府上,哪怕一句都不唱,也够事后炫耀的了。
有人说不过就是一唱戏的,这再受欢迎不也就是卖唱卖笑的么?装着这清高给谁看呢?
说这话的人要不得几天就会被收拾,谁不知道动手的人是嘉世的后台呢,还是捧叶秋的那些个主儿。
周家的门,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叶秋当然是够这个资格,而且还不能说随意派个仆人去请,得周家的主子亲自去,才能显得出诚意。
汽车速度快,很快就到了嘉世门口,戏班子没有周宅显得阔气,周泽楷也不好怠慢,先敲了门,安静地等着人来开门。
大门很快就开了一条缝,是个十来岁的小学徒,一见周泽楷就一愣,连忙让开门:“二位公子快请进。”
周泽楷和江波涛进了门,戏班子里面有几个年纪不大的正在院子里练功,也无暇去顾及是不是有客人来了。
江波涛看得有趣儿,周泽楷拦住了想要去找戏班老板的小学徒,开口问道:“叶秋在吗?”
小学徒一听周泽楷是来找叶秋的,脸上不由得显出了遗憾之色:“哎呀,那周公子可来得不巧,叶大哥今日不在戏班里,回家去了。”
“回家?”周泽楷一怔。
“是呀,但也不远,您……找他有事儿?”
“是这样,周大夫人今儿个过寿,想请叶老板去唱几句,算给我们大公子一个面子。”江波涛笑着说。
“叶大哥说了,要有事,那您去他家找他也行,出了咱嘉世的大门一直往东,不出二十里,到一处什么招牌也没有,大木门的小宅子,就是了。”
周江二人道过谢就出了嘉世,不多时就到了那小学徒说的叶秋宅门口。
这里已经过了北平最热闹的地儿,周围静悄悄的,没什么人,围墙砌得很高,隐约能看见从围墙里探出头来的绿竹。
江波涛伸手叩了叩门,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再次敲了敲,里面传来一声懒洋洋的:“谁呀?”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