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三肃_最爱叶修

孤峰之上的二王相拥

戏囚2

*民国背景,高官周×戏子叶

*之前的后续

*但是其实是接不上的

*就是个段子

*正文还在憋

*可能会有知识上的错误,欢迎指出

*都接受的话请往下

 

 

 

 

 

周泽楷进去的时候,叶修还没来得及把妆卸下来。

他刚刚演过一场,衣裳都还在身上,只摘下了满头的首饰,脸上还画着美人妆,眼尾柔柔地勾起,唇上也抹了红,长发披散,像是个真美人似的,柔情万种。

周泽楷其实很少看见他作这副打扮,叶修平日里跟个普通书生没什么区别,穿着长袍的时候看起来清爽儒雅,穿着西装的时候又潇洒帅气。看叶修唱戏的时候在台下,看不太真切,如此近距离看着还是第一次。

真好看。

周泽楷眼神不由得带了几分迷恋。

他见过大上海穿着旗袍露着雪臂妩媚的歌女,也见过留洋归来摩登好看的小姐少爷,但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叶修。

叶修听见了脚步声,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就又继续对着镜子,准备把妆卸下来。

周泽楷慢慢走到他身后把他抱住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专注地看着镜子里叶修的面容,他有点舍不得让叶修卸妆,这么把叶修搂住,刚好阻止了他手上的动作。

叶修一下子笑了出来,他用手肘捅了捅周泽楷的侧腰:“干什么呢你!快松开。”

“你嗓子哑了?”他一开口,周泽楷就皱起了眉。

“刚刚唱完当然有点,不碍事。”叶修说:“你快松手。”

亏得叶修是个角儿,这里又是他自己的地盘,能给他个没人打扰的地方,要不然要是有人突然进来成什么样子!

周泽楷把脸埋在叶修的脖颈间,嗅了嗅他身上的清淡气味,用撒娇的语气问他:“平时怎么不这么打扮着?”

叶修明白了些什么,他侧过脸在周泽楷耳朵旁吹了口气:“怎么,周先生喜欢啊?”他刻意用了那种调情的调子,笑着把这句说出来。

周泽楷点头,完全不想放开他。他的呼吸都打在了叶修脖颈上,弄得他有点痒,没多久就撑不住了,又挣扎了下让周泽楷把他松开:“行了啊,闹一下就完了。你知道这一身弄起来得有多麻烦吗,一次我都嫌烦,还天天这么弄,想什么呢。”

周泽楷恋恋不舍地起身,在叶修身旁的位子上坐了下来,他本来是来找叶修说正事的,但是和叶修这么一闹,他现在就想和叶修在一块儿赖着,什么都不想干。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叶修也没办法做事了,他转过身和周泽楷面对面互相看着,只当情人间的玩笑,为了逗周泽楷,一双眼含情脉脉。

没过多久,周泽楷就先撑不住了,侧过了头,从脸颊到耳后都漫上一层胭脂红。

这屋子里透不进什么光,也没开电灯,就点了一盏旧式的小油灯摆在桌子上,这会子灯光映着周泽楷泛红的脸,叶修就觉得真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灯下赏美人。

灯光之下原本不那么好看的人都能成绝世美貌,更何况周泽楷的容貌本来就让人挑不出不好来。

一想起这个全北平闻名的人是自己家里的,叶修就觉得心里都是快要溢出来的满足。

他还留着个女子模样,神情却跟街边调戏姑娘的登徒子一样,越看周泽楷害羞就却觉得有趣,索性把自己的凳子又拖近了些,白皙如玉的手也探了一只出来,调笑道:“小美人害羞啦?来,让你叶哥哥我看仔细点……”

眼看着周泽楷脸越来越红,叶修见好就收,咳了两声换上一副肃容:“行了,你来这里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来?”

怎么还委屈上了。叶修哭笑不得,今天周泽楷是成心不想跟他好好说话吗?

当然不是说他不欢迎周泽楷来,问题是现在全北平谁不知道周家的周公子升迁在即,天天忙的脚不沾地,这戏院离周家又那么远,周泽楷现在哪里抽得出空什么事都不干就为了跑他这里来看他一眼?

周泽楷也不是那么爱逗趣的人,玩笑了一句就开始说起了正事:“陶轩找到了。”

叶修没有多惊讶,陶轩做的事已经触及到了很多人的利益底线,多方追捕之下他跑不掉的:“在哪?抓到了没有?”

“在广州,准备逃到国外去。”周泽楷简单道:“最近小心。”

他来其实也为的也不是什么大事,陶轩已经是穷途末路,但他毕竟在北平经营多年,建立起来的势力也不小,以他对叶修的恨意,想必在临走之前也给叶修准备了点临别礼物。周泽楷想起这个就放心不下,恨不得把叶修接去周家住着,日夜都在自己眼前,确保他的安全才好。

叶修这么了解周泽楷,怎么会猜不出来周泽楷在想什么,不由有点好笑:“行啦,我哪这么好算计,以前他在这里不也没能把我怎么样,更何况现在,不用太担心。”

就是你这样无所谓的样子才让我放心不下……周泽楷无奈,心知把叶修不会同意跟自己走,只得暗暗决定多增加些人手来保护叶修。

正事几句说完,周泽楷估摸着还剩一点时间,话题就又回到了二人的私事上。

现在叶修并不经常登台,大多都交给了兴欣的一众后辈,今日也是难得这样从头至尾唱完一场,周泽楷来得不巧,叶修已经唱完下台了。只光从满室看客兴奋的讨论和意犹未尽的回味来看就知道这一场多精彩。

周泽楷对戏曲之事知道的不多,他原本也不爱,但是从认识叶修后,凡是叶修的戏,他一定会捧场,认认真真的看完,这还是他第一次缺席。

如此想来,不免有些遗憾。

“今天是什么?”周泽楷问。

“嗯?”叶修一时没反应过来,见周泽楷指了指桌子上的凤冠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今天啊,和他们一起唱的百花亭。”

今天的曲目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没听见。

周泽楷又看了看叶修的妆容,又看他一身华服,不免有些心痒:“我也想听。”

叶修笑:“我刚刚唱的可累,你现在又让我给你再来一次?周先生,可不带这么折腾人的。”

“那唱别的。”周泽楷当然不舍得让叶修累着。他一把抱起叶修到一旁的软榻上躺下,闭上了眼。

叶修伸手摸了摸周泽楷的脸,看他满脸疲惫就知道他近来肯定没好好休息,也不免有点心疼。能让他在这里稍微放松一下也是好的。

他们有多久没见面了呢……上次分开后至今,也有一个多月了。两人一南一北,在同一个城市里呆着却总碰不上,要是今天周泽楷不来找他,说不准什么时候能见一面。

虽然叶修总是一派云淡风轻,但他确实非常想念周泽楷。

周泽楷感觉怀里的人也反抱住了自己,然后就听见叶修开始轻轻哼唱起来。

“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叶修的声音低哑动听,周泽楷只沉溺在叶修的声音里,连他唱的是什么都听不太真切,只隐约知道好像是根据什么诗词改变的曲子。他太累了,叶修的体温太令人安心,不多时,周泽楷就陷入了睡梦中。

 

 

 

 

 

 

 

 

 

PS:其实很早就想写关于这个背景的周叶,构思好了大纲,但是关于民国时期的很多东西都不太了解,所以一直在想看书学习,但是我太懒了……选修课选了戏曲介绍但是拖着还没看。

最后修修唱的是李白的《长相思》,我看介绍有说这诗写的是相思之情也有说是李白对政治生活的怀念,但这里就当作是相思啦!这个段子就是因为我想看修修给小周唱小曲。以后可能还有这个设定下的段子,正文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