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三肃_最爱叶修

孤峰之上的二王相拥

终回12

*周叶

*周/叶除彼此外不和其他任何原著人物有箭头,均为友情/亲情

*原著向

*部分设定和战斗场景可能会有bug

*这篇已发布过,这是重修版,已改名

 





“我15岁的时候离家出走的,我爸妈不同意我打游戏,吵了几架之后我就拿了我弟的行李趁他们不注意跑了。后来荣耀联盟开赛,我没身份证,又没法办,我就去又拿了我弟的,他叫叶秋。”叶修说。

可以看出来,叶修并不想提起这件事,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一遍就不再开口了。

而周泽楷已经不知道到底是叶修是用别人身份证让他更惊讶,还是叶修是离家出走的让他更震惊。

离家出走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负责任的事情,而且叶修这一走就是四五年了,他父母没有找过他吗?他自己就不怕家人担心吗?

在周泽楷的心里,叶修虽然嚣张气人,但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值得敬重的人,和“离家出走”这种事,扯不上任何关系。

叶修把饭盒放在了周泽楷床边的小桌子上,手伸到口袋里,似乎是想要拿烟。又想起病房里不让抽烟,他看了一眼周泽楷,勉强笑了笑,说了一句“我出去抽根烟”,转身离开了病房。

医院走廊里也是禁止吸烟的,叶修索性走到了医院的后院里,坐在休息用的长椅上,才点燃了烟深深吸了一口。

刚才在病房外遇到的是他的初中同学,关系一般,只算得上是个普通朋友。

自从离家出走之后,他对于这些生活在他过去里的人就有一种抗拒感,他并不想见到这些人,也不想再提起离家出走的事实——那些无时不刻都在提醒着他他的任性和他的不被理解。

他大概猜到了他的父母在他离家出走之后是如何去解释的,他们当然不愿意承认叶家出了个为了游戏离家出走的儿子,应该是对外宣称他已经出国,并且短时间之内不会回来。

十五岁离家出走的那一天就像是个分界线,这条线之前是富裕优渥毫无自由的生活,这条线之后是独身一人自由自在的人生。

但叶修从来没有为已经放弃了的东西后悔过。

周泽楷是为数不多知道他真名的人,叶修相信他不会说出去,同时他也希望,周泽楷不要再过问这些事情。不是他不能说,而是他根本就不想提。

刚才那个同学,应该不会再遇见了吧。

叶修平复了一下心情,按灭了烟准备回病房。

算算日子,周泽楷腿伤也该好得差不多了,他们也该要回H市了。

叶修回到周泽楷的病房的时候,周泽楷刚刚吃完饭。

他放下碗,冲着叶修笑了笑,没有再问叶修离家出走之后的事情。

叶修松了口气。

“刚才医生来,说明天就能出院。”周泽楷说,看得出来他心情不错。

叶修以为周泽楷是在为能出院了而高兴,也跟着他笑。

第二天,周叶二人就收拾好了行李准备返回。

“这趟还真是不该来,什么都没玩成,反而在医院里呆了这么久。”叶修说。

他没有笔记本,又一直在医院照顾周泽楷,这几天都没怎么玩荣耀,叶修手痒得不行,就想找台电脑坐下来打个三天三夜。

两人的机票都是一样的,只是叶修要跟着周泽楷回S市,等送周泽楷回家之后再独自一人返回H市。

周泽楷本想拒绝,但叶修根本没打算和他商量,执意要看见周泽楷平安到家。

安检口外,周泽楷拿出了手机准备关机,一条消息就跳了出来。

还不是一条,是一连串的消息,连带着好几个窗口抖动,让人想忽视都难。

离登机时间还早,周泽楷也不着急,点开了消息准备回复,然后叶修就看见周泽楷的表情越来越奇怪,像是有点不能接受一件事,又不能不承认这件事的真实存在。

“怎么了?”叶修看周泽楷脸上的表情几经变幻,还是问了出来。

周泽楷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叶修。

亮着的QQ界面还在不停的推送着消息。

叶修扫了一眼,发现这是有人在和周泽楷表白。也没什么别的,一些“我真的很喜欢你”“认识你的第一天开始就被你吸引”之类的话,带着他们这个年龄段孩子特有的天真感。叶修这个不通风月的也能看出对方的真挚情意。

“有小姑娘对你表白啊,我们小周这么帅,肯定不是第一次对吧?”叶修没去看别的,很快把手机还给了周泽楷,调侃道。

他心里有点感慨现在小孩的早熟,但他也不明白周泽楷为什么为什么是那样的一种表情。就像他刚刚说过的,这个年纪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总不会就这一个人对周泽楷表白吧?

“不是小姑娘。”周泽楷说。

叶修愣了一下:“什么?”

“是我的朋友,男生。”周泽楷见叶修没有反应过来,又给他补充解释了一遍:“很好的朋友。”

叶修终于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原来对周泽楷表白的并不是什么“小姑娘”……

这下叶修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这些年来他接触的也就是许多职业选手荣耀玩家。众所周知电竞没有爱情,他们这些人连找到女朋友的都很少,对于同志就更加没有什么认知了。

“可能是整蛊游戏?”叶修想了想,说:“以前我们在一起聚餐的时候也是玩过这个,当时我给老韩打了好几次表白电话,到后来老韩接到我电话就直接挂……”

周泽楷没回应叶修,他给那头打了个电话,很快就被接起了。

对面声音情绪都有些激动,叶修听见了声音,确实是个男生。断断续续的在说些什么,叶修只听到几个零星的“喜欢”“别觉得我恶心”的词,确实是在很认真的表白。

周泽楷还是保持了一贯的沉默,他在打通了之后说了声“喂”就不再说话了,也看不出是什么态度,只是任由电话那头激动地陈述。

这通电话打了很久,周泽楷一直没有打断对方,在对方说完之后说了一句“对不起”,也不等对方再说些什么,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按下了关机键。

一直到两人登机周泽楷都没再说话,他的位置靠里,就望着窗外发呆,叶修想安慰一下他,又不知道这种事情他应该说什么。

“我们认识很早。”周泽楷忽然开了口,声音很轻。

叶修立刻摆出了洗耳恭听的态度。

周泽楷明显不擅长这种长篇叙述,他艰难的组织着句子,一字一句地慢慢道:“幼儿园就认识。他经常来我家玩,是我最好的朋友。有女生给我递信,他都替我拒绝了,我不爱说话,他也不在意。刚刚我打电话的时候他一直在哭,我不想这样。”

周泽楷又想起了对方带着哭腔表白的样子,说不上来心头是什么心情,只是道:“但我真的对他没有那个意思。”

“这个,你和他说清楚吧……”叶修斟酌着开口,语气里难得带了不确定的语气词。

“他说他喜欢我,很多年。”周泽楷接受这个事实明显接受得有些困难:“叶修,如果你的朋友对你告白,你怎么办?”

“这我哪知道。”叶修顺着周泽楷的话试图脑补了一下吴雪峰或者韩文清对自己表白的场景,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后干脆放弃了。

“我不知道怎么做。”周泽楷说。

他心里清楚,这个对他表白的人以后也不会再是他的朋友了。

想起来周泽楷还觉得有点难过,他不爱说话也不擅长交际,好朋友其实并不多。

叶修猜不出周泽楷是什么心情,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努力放柔了声音安慰道:“没事的,说不准是你这个朋友一时间把友情和真正的爱情混淆了,等过一阵就没事了,也不用太在意。”

周泽楷偏过头来看着他,有些困惑。

叶修他自己十四五岁也是这样的吗?

想想周泽楷又觉得自己想多了,自己第一次遇见叶修不就是在叶修十几岁的时候,那会儿叶修哪有心思考虑这些。

“那你怎么看?”周泽楷想让自己不要再去想被表白的事情,和叶修聊了起来。

“这个啊……”叶修回忆道:“其实我也不是完全没有见过,先前我们队员有一个是有女朋友的,是在之前交的,但是后来他当了职业选手,就没什么时间陪女朋友了,后来在训练的时候女朋友总打电话来,实在影响正常训练,最后女朋友和他提了分手,当时他伤心了好一段时间,等得了总冠军他一下子就不记得失恋的事了。说到底吧,恋爱这种事情,还是没有冠军重要的。”

……都是些什么。

周泽楷知道他误会自己说的话了:“我是问,你怎么看同性恋。”

叶修一愣,这才注意到周泽楷的脸色仍然并不好看。

“你觉得恶心吗?”叶修反问道。

周泽楷摇了摇头。

他也听起过同学们谈同性恋情,这个年纪的孩子们已经是初懂人事,谈起来会有人表示理解,但也不缺人觉得厌恶讨厌。刚刚的电话里他的朋友哭着说“你不要觉得我恶心”时,他只感觉到了突然被好友表白的无措,可却并不是因为那个和他表白的人是个和他一样的男孩子。

如果是一个女性好友突然对他表白,周泽楷想自己也会是一样的反应。

虽然他根本没有女性朋友。

“我认为没什么,同性恋也是恋爱的一种吧……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说。”叶修挠了挠头:“说到底也是个人选择,别人也没什么权力去评价。”

周泽楷对他笑了一下,心里松了口气,又有些疑惑了。

他为什么这么在意叶修的看法呢?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