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一叶_修

孤峰之上的二王相拥

最初和最后8

-周叶
-周/叶除彼此外不和其他任何原著人物有箭头,均为友情/亲情
-原著向
-部分设定和战斗场景可能会有bug
如果都没问题请往下(*ˉ︶ˉ*)

嘉世的队员们毫无悬念地拿到了奖金。
五万元,对于现在的嘉世来说也算是一笔小巨款,陶轩打算购置一套投影仪器,如果还有剩下的就分给嘉世队员们。
叶秋倒不在乎钱,拿到手之后大部分都给了苏沐橙,苏沐橙说他这是有吃有住就行了,好养活。
叶秋未置可否,摸摸她的头就继续荣耀了。
陶轩还新请了一位技术人员来研究银武,虽然银武研究很困难,可难点也是机会,如果他们能够克服困难,就会比别人都领先很多。
关于装备研究的问题叶秋有很多话要说,嘉世的装备研发也很急,因此大半个月下来叶秋的心思都放在了这上面,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周泽楷很久没有找过他了。
接近二十天。
周泽楷以前也不是每天都会找他,三不五时地来和他说一些近况,叶秋不怎么主动找他,配合地和他聊罢了。
这小孩,该不是生气了吧?
叶秋思忖着,上次自己下手一点都不讲情面,把周泽楷几乎是压着打了一顿,他以前可从来没这么对过周泽楷。
也不应该啊,周泽楷不像是那么小气的样子啊。
想了想,叶秋还是点开了周泽楷的对话框。
叶秋的QQ名就叫一叶之秋,头像是火红的一片枫叶,周泽楷的QQ名叫一舟,头像是个包子脸的长草颜文字。
叶秋初时还说周泽楷特意卖萌,周泽楷照例打了一排点点点之后回复说是表姐给他换上的,说长得和他特别像。
叶秋看了看那个顶着两片叶子软趴趴地露出个笑脸的小包子,说确实挺像的。
现在这个小包子已经二十多天没有出现在他的电脑屏幕上了。
周泽楷现在正显示在线,叶秋打了一行字发送了上去。原以为要很久才能回复,没想到周泽楷很快就回话了。

一叶之秋
哭了?哎呀小孩子总要经历挫折的,哥哥也不是特意的嘛。
一舟
……没哭。
不是小孩子。

周泽楷真没有因为叶秋的毫不留情生气,只是有点受打击而已。
除了他以外没人知道和他们对上的就是荣耀的职业战队,那一次他输得很惨,队友们在比赛结束后纷纷问他是不是状态不对,要不然就是刻意相让,否则怎么会打的这么大失水准。
周泽楷沉默了很久,才说没有。
他没有状态不对,也没有刻意让对手,他就是水平不够才会输的。
队友们完全不相信,在发现周泽楷不是开玩笑之后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毫不夸张地说,周泽楷的水平那就是傲视群雄啊,一个人单挑他们这一群都不一定说赢不了,而他们也不是什么庸才,能一路打到这里就已经证明他们实力不凡了。周泽楷能让他们心服口服,当然就是因为技术好,可现在,技术好有天赋的周泽楷输给了一个不知打哪来的陌生人。
周泽楷没有去和他们解释他们遇到的是多么可怕的对手,输了就是输了,再多的辩解都是没有意义的。
他觉得过去的自己就是只井底之蛙,和叶秋打了几场,在叶秋的故意相让下结果看起来不错,他就真以为自己已经和叶秋差不了多少了,现在想想,真是可笑得不行。
他真是……
周泽楷陷入了低潮期,即使后来他的队友们过来安慰他胜负乃兵家常事说不定就是偶然有那一个技术特别好也没起什么作用。
他想着自己曾经的想法,都觉得脸颊微微发烫。他知道叶秋的做法对他来说是有好处的,这让他认清了现实,不再因为在普通玩家里取得了胜利就盲目自大地认为自己真的很强了,可他就是不敢再去找叶秋,他怕叶秋看穿了自己的想法,那他该怎么嘲笑自己?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
说不定他就是这么想的。
周泽楷越想越低落,在荣耀上更加努力起来,又有了不小的进步。想去找叶秋帮自己再看看,点开那个枫叶头像,输入内容,想想觉得不妥,又删除,如此反复。
幸亏QQ不会像微信一样提示正在输入,要不然他就暴露了。
煎熬似的过了这么久,反倒是叶秋的消息先来了。
这可不是经常,叶秋很少来找他的,翻翻他们的聊天记录,通常都是他去找叶秋,叶秋从不拒绝,却也不主动。
周泽楷看着那行字,突然松了口气,心里别扭的感觉一下子都没有了,全身都轻松了起来。
这件事只算个不大不小的风波,自此,两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周泽楷拜托叶秋和他PK的次数多了起来,并且每次都会要求叶秋用实力。
叶秋则是毫无规律的,总是换各种职业来和他打,有时把一场对决打到十分钟还不结束,打成指导赛,有时又下手下得干脆利落,一分钟就秒杀了周泽楷。
周泽楷不明白,不过他在这其中确实是受益匪浅,手速更快了不说,甚至枪体术的使用也越来越熟练了,范围也在渐渐缩小。
时间过得很快,几个月的时间如白驹过隙,已经到了深冬。职业联盟的比赛扔在继续,周泽楷的学校期末考试已经考完了,开始了寒假。
周泽楷把自己的期末考试成绩单拍下来发给了叶秋。叶秋看着大图上的一片优秀,难得的沉默了。
然后他发了语音。
“小周你这是特意来跟我炫耀吗!我告诉你啊不许嘲笑哥没文化!”语气悲愤。
这他是完全没有谦虚,小时候仗着自己脑子聪明转的快,叶秋从来不怎么学习,后来上了初中,叶秋更不爱学习了,作业都是他的弟弟,乖孩子正牌叶秋帮他。再然后,他干脆离家出走了,彻底摆脱了作业对他的纠缠。
周泽楷也发了语音过来,很无辜。
“有这个,我能看现场。”
聊了这么久,对于周泽楷叶秋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至少不像刚开始那样一句话都要想半天。
他知道周泽楷这是成绩好就可以追看现场比赛的意思。
认真想想,周泽楷也很久没有追来现场了,虽然他还是每场都看,但也大多都是看的转播。
这么一想,不免又得意起来。
他可是没有父母的约束的,虽然还有那些比他年长的队友们以及他们陶轩的约束吧……
嘉世从老板到队员全是一条心,全力限制小队长的抽烟和上网,坚决阻止叶秋一周吸烟超过一包和半夜爬起来偷偷玩荣耀。
叶秋和周泽楷抱怨过两次,结果换来了一句你确实不应该这么做,可把叶秋气的够呛,当天把一舟翻来覆去地杀了好多次。
周泽楷表示要买票来看嘉世比赛,叶秋想了想还是觉得没什么必要,毕竟大冬天怪冷的,何必受这个罪,看转播不也一样?
周泽楷态度却坚决,一个赛季下来他都不一定能看几次现场,更何况这一次还是嘉世对霸图,一叶之秋VS大漠孤烟,不去可是可惜了。
叶秋说行啊,这次是我们嘉世主场,离你们S市也近,我帮你留一张VIP门票啊。
周泽楷说好。
周泽楷到H市的时候叶秋没去接他,周泽楷自己到了宾馆之后打了苏沐橙的电话找的叶秋。
叶秋下了楼,在嘉世俱乐部的大门口看见了冻得鼻子通红的周泽楷。
一直是在网上聊,现实里是有好几个月没见过面,和上一次相比,周泽楷的模样没什么变化,只是好像脸部轮廓更利落了一些,身高又高了一些。
叶秋下来主要就是来给他送门票的,递给他之后就准备回去,看着周泽楷的脸一时却是没忍住,用手捏了一下。
周泽楷大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只露出了一双黑曜石一样的眼睛和一半高挺的鼻梁,叶秋这突如其来的一下隔着围巾,没把他捏疼,倒是让他有些懵。
叶秋噗嗤一下就笑了,觉得周泽楷真是招人疼。
他平时是队里年纪最小的一个,不管是队友,或者陶轩对他的态度都是有些纵容甚至宠溺的,除了俱乐部的人之外,叶秋接触的也就是联盟里其他战队的人了,大多都比他大,再不就是和他年龄相当,没有像周泽楷这样比他小上不少的,这让他感觉有点新奇,有让他想起了自家弟弟。
捏完了之后他又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这才算放过他,拍着周泽楷的肩膀,一副大人姿态:“小孩子快回宾馆吧,等着看今天晚上你叶秋哥哥大展雄风。”
周泽楷摸摸理清了被叶秋揉的有些乱的头发,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了一样,问道:“我记得,你叫叶修。”
很久没听见过“叶修”这个名字的冒牌叶秋愣了一下,想了想,他说:“这是个漫长的故事,等哪天有空,我慢慢告诉你啊。”
周泽楷也没有说别的话,点了点头,在叶秋以为他转身要走的时候,伸手说:“礼物。”
十一月二十四日,周泽楷生日,叶秋说见面要补给他一份礼物,在一个多月后的今天,才有这个机会。
这个和叶秋面对面的机会。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