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三肃_最爱叶修

孤峰之上的二王相拥

about(上)

*叶修,生日快乐!
*期末复习ing
*大量个人理解,叶修中心
*设定有bug




1.
今晚的雪很大。
我坐在温暖的室内,隔着一层玻璃看着外面,漫天的飞雪让我几乎要看不清人影,外面的行人大多也是形色匆匆,裹着厚实的衣服低着头快步走着。
今天干脆提前关门好了。
我在H市开着一家小超市,依仗着地理优势,过得还算滋润。
超市是家里多年前盘下来的,我在这里长大,父母回老家养老之后就给了我,我大学毕业之后没有出去工作,直接在这里安定了下来,有几个员工,偶尔会有些无聊。
我时常想,大概一辈子这样也不错,平淡了一点,但是有温有饱,吃喝不愁。
其实我还是很庆幸的,还好这家店开得早,近年来电子竞技发展得如火如荼,以至于这条街现在几乎是寸土寸金,要是现在让我在这条街买套房,估计得倾家荡产。
我对面就是出了名的嘉世俱乐部,说起来,我们都算是沾了嘉世俱乐部的光。
这条街上的嘉世粉丝不是一般的多,比如我隔壁兴欣网吧的漂亮老板娘,就是嘉世的死忠粉,谁说嘉世一句不好她能当场拍桌子的那一种。
我不及她这么热衷,但也是个叶秋粉丝,而且我还知道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大秘密。
我见过嘉世的叶秋大神,我还知道他的真名其实叫叶修。
2.
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荣耀”刚刚出来,我上高中,和几个朋友一起接触了荣耀,偷偷去网吧的时候碰见了用着“一叶之秋”的少年。
他比我好像还小一点,模样俊秀,意气风发。
只是那时候我没能玩多久,就被家里人强制禁网禁掉了,曾经和我一起的朋友们也已经各奔东西,我再也找不到最初的兴奋和快意,也就放弃了。直到后来荣耀职业联盟成立,我稍微关注了一下,又看见了“一叶之秋”这个名字。
一叶之秋主人显示叫叶秋,我还以为叶修把账号卡送给别人了还是怎么样,直到有次他来我家超市这里买烟,我才知道叶秋就是他。
我好奇他改名的原因,但是没有去问。
那时我刚上大学,在家里翻了很久,才找到了我那张搁置许久的一区账号卡,重新登陆了上去。
好友栏里面许多名字已经不会再亮起,我没有删掉。我的生活也没有因为荣耀改变什么,只是偶尔打打游戏,会追看荣耀的职业比赛,关注着一个叫叶秋的人,知道对面建起来了一个嘉世俱乐部。
3.
嘉世的叶秋从不露面,外界猜测众多,有人说是因为他喜欢故作神秘,还有人说因为他长得丑。
不少来我家店里买东西的人都在讨论,得出来的结论千奇百怪,我听了莫名觉得想笑。
有次两个女生在准备排队结账,一个背着一叶之秋的周边背包,穿着嘉世的周边队服,一看就知道是叶秋粉丝,另外一个看起来不是,听着同伴叽叽喳喳的说,似乎有点不耐烦。
叶秋粉妹子说叶秋肯定是因为颜值太高了所以不露面,另外一个则是说再帅能有这赛季新出道的周泽楷帅?说不定是因为丑。
我接过她们手里的东西刷码结账,心里暗暗发笑。
在她们身后,叶修叼着一根没有点着的烟排队等着,似乎是不知道她们讨论的是谁一样,漫不经心的。
我真想告诉那个说“叶秋长得丑”的女生,你五分钟前挑东西的时候才对着人家花痴想要人家手机号呢。
不过我什么都没有说,替他们结完账,目送着几人离开了。
4.
望着对面的嘉世俱乐部看了一会儿,我才想起来自己起身是想关店门的。
我关上门,刚准备落锁,却忽然看见了一个人影。
是个身形修长的年轻男人,裹着羽绒服,点了一支烟,雪地里慢悠悠地走着,莫名显出些从容气度来,在步履匆匆的行人中看起来有些扎眼。
眯着眼睛看了一会,我才发现是叶修。
这个时候这个天气,他不在对面的嘉世俱乐部呆着,跑外面来做什么?买什么东西?还是什么?
我看不出来叶修有什么目的地,他像是逛街一样走了一会儿,在隔壁的兴欣网吧门口停住了脚步,抬头望了望网吧的招牌,抬步走了进去。
我目瞪口呆。
他去网吧做什么?打游戏?嘉世俱乐部里面断电了?没有吧。
我有一瞬间想冲出去偷偷跟在他后面看个清楚,但想了想外面的温度,又觉得跟踪不太好,还是放弃了。
也可能是嘉世网断了?他去上个网也是有可能的。
最终被窝的诱惑战胜了好奇,我打了个哈欠,转身上楼了。
5.
今天傍晚的生意很有些惨淡。
虽然说平时的生意也没有特别红火,不过尚还能看,不至于像今天一样几乎没有客人。不止我这一家是这样,嘉世俱乐部这一条街上的很多店都是如此。平时喜欢在这个时间成群结队出来宵夜打游戏买零食的年轻人都不见了,偶尔来一两个也是神情沮丧。
我终于知道叶修为什么突然离开了嘉世,不是因为我猜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原因,而是因为他退役了。
也不能算特别惊讶,毕竟这个赛季嘉世的成绩真的是差得不行,但是我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叶秋什么身份?那可是嘉世的神,是荣耀职业联盟的神。他退役怎么也得先发个退役声明,开个三天的欢送会,而且退役的大神应该去做些什么,我不清楚,但是总不可能那么冷的天,半夜就走去一家网吧吧?
但是转念一想,叶修为人低调,不能以常理判断他也是真的。
我点开电脑上放到一半的电影,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了,脑子里循环着刚刚看到的,叶修的退役报导。
主持人表情沉凝,感怀一段历史一样说着斗神的离开,嘉世也有人出来发表讲话,言谈间不乏难过怀念,还有对嘉世未来的期望。
我还是没能忍住,站起身来出了门。
6.
兴欣网吧可以说是这里气氛最为沉重的地方了。
我还没走进去就看见一个梳着马尾的女生走了出来,肩膀一抽一抽的,明显在哭。
是兴欣网吧的老板娘陈果,叶修苏沐橙的死忠粉,现在叶修退役了,她一定比我难过得多。
我有些不知道我是应该走过去递给她一张纸巾还是在这里站着。
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个男人走了出来,赫然是今天的新闻主角叶修。
他和陈果说了几句什么,然后陈果进去了,他却仍然在门口抽着烟,我有些看不真切,但发现他似乎也是……哭了。
也是,毕竟其他人都只是围观者,而他才是真正要离开职业舞台的那个人。
如果……如果叶修和其他职业选手一样露面该多好,这样我就可以作为一个偶然发现他的粉丝冲上去抱抱他,让他不要难过,告诉他我并不觉得嘉世成绩不好是他的错,我还是觉得他很厉害。
只是我不能,只能看着他抹了把脸,抽完了一根烟转身回去了。
我跟在他身后走进了兴欣网吧的门。他的脸上看不出悲伤怀念之类的表情,一派平静。
我低下头,掩饰地揉了揉发酸的鼻子。
7.
网吧里的气氛格外凝重,我走到前台,开了台机器,看了看贴着的荣耀第十区的海报,鬼使神差的买了一张新的账号卡。
荣耀第十区新开,正是热度最高的时候,我操纵着一个一级的新号,艰难地在人群中挤来挤去。
叶修坐在我的斜前方,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睛一直盯着电脑屏幕。
我看见他的电脑分成了两部分,一边是荣耀游戏,另外一边则是网页,应该是任务攻略。
荣耀里最大的大神和个新人一样看着攻略做着任务,我有点想笑,又觉得他真是可爱。
没过几分钟,叶修就关掉了电脑,我没敢看得太明目张胆,只用眼角余光看见了他坐在了兴欣网吧前台。
我手一抖,正在半空中跳着的角色差点直接掉下去摔死。
我对兴欣也算熟悉,知道那是网管的位置,可叶修怎么也不该在那里啊?
我有心想找个人问问,但又觉得这样未免太奇怪,兴欣网吧里的叶秋粉数目绝对不少,而他走来走去,没有谁对他投注什么特别的关注。兴欣网吧工作人员来来走走的,多个人也是正常。
又跑了几个任务,我有点扛不住了,探究的兴奋也没能抵挡住睡意。
离开之前我到前台结账下机,叶修还是盯着电脑屏幕,看不出丝毫疲倦或者滞怠。
8.
若说起最近荣耀的风云人物,十区君莫笑当属第一。
跑了几次兴欣网吧,我已经确定了叶修的确就是在网吧里当起了网管,内心几次纠结,终于还是没有去打扰他。
我荣耀的主战场已经从神之领域变成了第十区,活动的区域也从自家的超市变成了兴欣网吧。连续申请了几次之后,我甚至加上了叶修的游戏好友。但我还是没能完成自己的梦想——和叶修一起下个副本。
也不是他高冷,叶修现在就是以一个普通网管的身份在兴欣网吧活动着,谁也不知道那个每天夜里守在网吧前台的青年就是大名鼎鼎的斗神。而在网游里,君莫笑名气就大了,各大俱乐部工会抢着和他一起,我又没有勇气去和叶修说“能不能带我下个副本”,只得放弃。
有时候感到遗憾,但是想到只有我知道这个“普通小网管”的真实身份,还是忍不住有些窃喜。
叶修没有加入公会,确切的说,是没有稳定的在一个公会。
目前十区副本记录上全都有君莫笑的名字,所属工会各不相同,有时是蓝溪阁,有时是霸气雄图……他没有在哪一家公会呆久过,总是加了就退。
我原本以为他会很快加入嘉王朝,但是那么些公会来来去去,嘉王朝却好像始终不在其列。甚至在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他们还起过冲突。
我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也没有太在意,反正我并不在乎嘉世。
我只喜欢叶修而已。
9.
兴欣网吧例行的比赛日,我也和其他人一样搬了个椅子坐在了大荧幕前。
这里就是嘉世粉丝的聚集地,比赛还没有开始,客人们就已经不玩电脑了,纷纷放下手里的事情坐了过来,我左右看了看,发现叶修居然也在,离我两个身为格左右,我刚好能够听见他和他身边的老板娘说话的声音。
嘉世此轮对战三零一,在孙翔加盟嘉世之后,他们的未来是众说纷坛,大部分都是觉得嘉世前景一片光明,知乎上随手一搜都是一大堆讲嘉世现在有多大多大优势的长文章。
随后苏沐橙出场拿下了第一局,把全场粉丝的热情推上了又一个高潮。之后的两场嘉世输了,网吧里众人的情绪又是低落了下来。
擂台赛孙翔的出现给众人打了一剂强心剂,我看着威风凛凛的一叶之秋,心情仍旧有些复杂。
怎么说我也是个老玩家了,荣耀联盟也关注了这么些年,这种更新换代说到底也是不可避免的,我都明白。
只是看着熟悉的人永远地离开这个赛场,熟悉的角色背后已经换了一个人……这种感觉,真是太令人难受了。
叶修呢?看着自己用了十年之久的一个角色再度出现在赛场上,却是再与自己无关,这又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侧过头看了叶修一眼,叶修正专注地望着投影,似乎真的只是在关注着这场比赛。
擂台赛孙翔打的很漂亮,我看得有点心不在焉,隐约听见了叶修和老板娘的对话。听两人的语气,老板娘明显正兴奋,叶修则是淡淡的,并不怎么看好嘉世。
团队赛开始前,我听见叶修说了一句“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我愣愣地看着屏幕。
……他是在说陈果,还是在说他自己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