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一叶_修

孤峰之上的二王相拥

湖【上】

*喻叶
*短篇
*时间线为十一赛季结束后
*喻叶已婚
*突然觉得,像喻队这样能在训练营里一直坚持下来,然后最后不声不响地就变强还打败了魏老大的人,应该是比较隐忍的类型,遇到什么困难也总是习惯性地自己解决,也不是太喜欢对人倾诉,就像湖面一样,底下千万种景色,表面上无波无澜,但是这样才更让爱人亲人担心吧。

这是叶修第五次察觉出喻文州的不对劲了。
现在是第十一赛季的夏休期,十一赛季的比赛霸图夺走了最后的总冠军,之后韩文清宣布退役。蓝雨在之前一轮中败给轮回,喻文州跟看完总决赛就回到了B市的,他和叶修的家。
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队成功夺冠,之后的庆功宴上喻文州对叶修告了白,叶修同意了。
在退役之后,叶修接受了联盟的邀请,进入了联盟总部,在B市工作。他们买了房子,一同努力了一个假期把它装修好。
同年,C国通过了同性恋可婚的法案,喻文州和叶修正式结婚,成为了有名有实的夫夫。
喻文州还在蓝雨,平时都在G市,也只有假期的时候才能过来和叶修在一起。而夏休期,这个他们难得的长时间日夜相处的时候,却让叶修感觉到了不对劲。
喻文州一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
事情的开始是喻文州从G市到家里的第一天,当时叶修躺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喻文州开门的声音很小,没有吵醒他。进门之后喻文州看见了他。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横抱起了叶修。
这算是喻文州的恶趣味之一,他喜欢把叶修圈在怀里的姿势,比如睡觉的时候,两人坐在电脑前一起看作战视频的时候。叶修对于他这个喜好非常无奈,但尽管他反复重申"我又不是姑娘你老抱来抱去的做什么",也没什么作用。
叶修退役后有家人和喻文州管着他的作息和督促他锻炼,虽然这么长时间没练出什么肌肉,身上多余的肉和虚胖也都消下去地差不多了。抱起他对看起来清瘦实际上胸肌腹肌一块不少的喻文州来说还算轻松,至少抱着叶修从客厅沙发到卧室的床是没什么问题的。
叶修在喻文州抱他起来的时候就醒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见是喻文州的时候又睡了过去,半梦半醒见他却感觉喻文州没有像往常一样把他抱进卧室,而是很快就又把他放下来了。因为太困,叶修并没有多想,就又陷入了安眠。

而这是喻文州回家的第三天。
叶修越来越多地感觉到喻文州的不同寻常。
他不再像之前一样突然就把叶修抱起来,锻炼似乎也减少了一些内容,每天下午还要出去一趟,回来的时候手里总提着吃的喝的说出去买东西了。
他要是不问,喻文州什么都不会跟他说吧。
在家里两人都是轮换着做家务。这天两人一起做饭,最后叶修端着盘子到餐桌上,喻文州在厨房里盛汤。叶修刚刚坐下来,就听见什么摔碎的声响。他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快步走进厨房。
一碗西红柿蛋汤撒了一地,地上还有零星呢白瓷碎片。
喻文州没有傻到用手去捡,他正准备去拿扫把。
看见叶修进来,喻文州抬头朝叶修歉意地笑了笑:"一时没注意……你先去吃吧,我马上就收拾好了就出来。"
叶修没应答,也没出去。他快喻文州一步拿到了清扫工具,动作利落地把厨房地面打扫干净。
汤是没得喝了,两人回到餐桌前。喻文州给叶修盛好饭,叶修没动筷,也不说话,只靠在椅背上盯着喻文州的脸,目光灼灼到让喻文州没法忽视他目光的地步。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喻文州终于没办法装作没看见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脸,笑着问道。
还想转移话题。
叶修抱着胸,一副审问的样子:"你最近怎么了?"
喻文州被他问的一愣:"什么怎么了?"
"别装傻,"叶修显然不打算放过他:"你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事?"
喻文州摇头:"真没有,你想多了。"
是真的没什么事,手受了伤而已。

2.
喻文州到叶修身边来的前一天,他在收拾自己的屋子。为了方便,他把已经整理好的行李箱放在了柜子上,清理结束之后喻文州把它搬下来。柜子有点高,他借助了椅子,搬下的时候脚下不稳,椅子一下子倒了,他也跟着摔了下来。
他摔得并不严重,但整只右臂连带着手都被行李箱压了个正着,即使他在行李箱落下的时候用另一只手托了一下做了个缓冲,当时喻文州也痛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蓝雨的其他人已经离开俱乐部,整个俱乐部除了他自己就剩下了工作人员,他没有去打扰他们,也没有找队医,而是自己打车去了医院。
喻文州不会拿自己的手开玩笑,他去的那家医院是G市最好的,目前已经世界领先的水平,若是这家医院看不出来,他也不用去其他什么地方了,没用。
这个科室的人很少,喻文州不用担心被人认出来,医院会对病人的病历完全保密,他也不担心会被谁知道。
给他看诊的医生是个老人,非常权威,喻文州表现出了十足的温和和耐心来配合检查。
最后的结果是他的手没有骨折,却也并不能算完全完好,只能看后续如何,有可能什么事都没有,也有可能以后落下难以治愈的病端。
后一种可能性对于一名职业选手来讲,真是不能更糟糕了。
喻文州手速不行是整个荣耀都知道的事情,他也不是靠手速在职业圈立足的,但是,这也绝并不代表他完全不需要手。按职业圈的标准来讲,他是个手残,但他怎么说也是勉强够上了200的手速标准的,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可挽回的伤,那他的职业生涯也只能提前结束了。
接到这个结果的时候他非常平静,老医生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他当然认不出来喻文州是谁,只是他第一次见到收到这样的结果还能这样和他微笑着道谢的人。
最坏的结果一旦成为现实,别说这个年轻人是不是从事什么需要手的工作,就是他的日常生活也会产生极大的影响,比如拿不起重物,无法稳稳地抓住什么东西。
出了医院,喻文州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包括俱乐部,他的队友,和他的爱人。
这是他的困难,喻文州没打算寻求任何人的帮助,因为他知道那没什么用。
最后的结果会在夏休期结束之前出来,喻文州已经决定好,他的手治愈不了的话,他会在十二赛季开赛前宣布退役。
到了B市,喻文州先去医院做了治疗,然后回了家。在叶修面前他表现得很平和,很小心地不让他发现什么。
但是他的爱人是真的很聪明,还是能从蛛丝马迹看出来。
真不知是应该骄傲还是应该叹息。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