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一叶_修

孤峰之上的二王相拥

湖【下】

*喻叶
*短篇
*时间线为十一赛季结束后
*喻叶已婚

3.
几天之内,叶修总找机会从喻文州那里套话,什么办法都用了,但喻文州也真不愧是和叶修齐名的心脏大师,反侦查能力简直不要太强,几次下来一点口风都不露。
折腾了一通,饶是叶修一贯脾气不错也忍不住出了些火气,冷着脸几天都没搭理喻文州。
这也不是第一回了,什么事都不肯跟他说!在婚礼上相互宣誓的那句"相互信任,相互支持"都被他喻文州吃了吗!
叶修生气,却也无法,喻文州也不比他傻,要是喻文州不愿意说,那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此时正是下午,太阳透过窗户把整个屋子都照得温暖明亮,更对比出叶修心里一片阴霾。
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个好结果,叶修无法可想,只得坐在电脑前,敲开了黄少天的对话框。
说实话,他是真不想和黄少天这个话唠聊,可关于喻文州的问题,他要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也只能去找黄少天问了。

君莫笑
文州在来B市之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夜雨声烦
叶修?我还以为我看错了,你不跟队长过二人世界来找我干什么啊?什么有什么事?没事啊。我比队长早一天回去,当时队长还去给你买了吃的和礼物呢能有什么事?我靠你该不是怀疑队长移情别恋吧!我告诉你绝对没有!虽然我们队长也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但是他就瞎了眼喜欢你啊,这个你不能怀疑。
君莫笑
……我是问他有没有什么身体不舒服或者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夜雨声烦
没有吧,他当时和我一起出去买吃的的时候还挺好啊,再说了他要有什么事你现在正和他天天在一起都不知道我能知道什么啊?不过我觉得他就算真有什么事也不会主动和我说吧,他什么性格你不清楚?
君莫笑
那没事了。

叶修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这时,另一个头像亮了起来。
王杰希?
来找他讨论战术吗?
叶修疑惑地点开闪烁着的头像。

王不留行
你们家喻文州生病了?
君莫笑
?没有吧。
王不留行
我刚陪人去中心医院,在门口停车的时候看见喻文州了。
君莫笑
……那你看见他进哪个科室了吗?
王不留行
那倒没有,本来想跟他打招呼,但他没看见我,就算了。怎么,他去医院没告诉你?
君莫笑
不是。谢了啊。
王杰希
没事。

喻文州每天下午出去是去医院?
他生病了?还是去看望什么人?为什么都不肯和他说。
叶修越想越觉得不能想。
他和喻文州认识了有十年了,他自信自己足够了解喻文州,不论他是当年那个为了能留在蓝雨训练营而彻夜努力的少年,还是今天那个在荣耀圈久负盛名的喻队长。
但是"了解"并不等同于"知道"。
他十年前第一次见到喻文州,就知道这个并不太起眼的少年是一片湖,外人只窥得湖面的无波无澜,湖底是平静是汹涌,只有他自己清楚。
喻文州爱他吗?当然,叶修从不怀疑这一点。但即使他是喻文州的爱人,是喻文州选择的与他共度余生的人,喻文州也没有和他倾诉过自己遇到过的困难和辛苦。这不是叶修和喻文州不够亲密,只是因为喻文州习惯了而已。
情绪不外露,困难自己扛,这是所有人面前,包括叶修面前的喻文州。
叶修早就明白,但终归无法释然。

晚饭后叶修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拿着遥控乱按,放到电竞体育频道时停了下来。
喻文州刚刚洗完澡,他从浴室走出来,坐到沙发上自然地把叶修圈进了怀里。
叶修没挣扎,也不说话,就跟没他这个人似的。
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也不说话了。
电视上刚好放到蓝雨的采访,蓝雨的新闻官正发言。
"……我们蓝雨每一位选手对比赛都十分认真,他们为了荣耀付出了许多,尤其是我们的队长喻文州,在上场比赛中,即使身在病中也一直坚持着战术部署,直到病倒才休息……"
叶修听着这一段,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喻文州给了他一个笑容,什么都没说。
最后还是叶修没忍住开了口:"上次你生病为什么不跟我说?"
"当时你不是也正忙着在处理电竞总局的事吗?再说当时其实也就是有点头晕,其他的也没什么。"喻文州紧了紧搂着叶修的手,轻声说。
"哦。"叶修声音冷淡:"在战术会议室晕过去了也算小事?"
聪明如喻文州,这时他当然看出来叶修在生气,还大有一点新账旧账一起翻的打算。
但当时不和叶修说确实不是他的错啊,叶修也正忙,难道他还让叶修千里迢迢来蓝雨照顾他?叶修奔波一趟累了他也要心疼,生病而已,有队医有队友,他自己身体素质也好,休息两天就好的事,何必说给叶修让他担心?
"我不是很快就好了吗?都过去多久了,别生气了……"喻文州低头去寻叶修的嘴唇,结果被叶修抬起手一下子挡住了,只亲到了叶修的手。
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抓住叶修漂亮的手把他控制在怀里,又亲了上去。
叶修躲也没躲过,索性就由着他去,闭着嘴不让他进去,也不回应。
过了一会儿,喻文州的手稍微松了松,叶修就把他推开了。
"你今天下午干什么去了?"叶修脸有些红,仍旧故作冷静地问道。
"我出门前告诉你了啊,去朋友家拜访朋友。"喻文州望着他,似乎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同时,喻文州的心里一紧。
叶修没有那么多愁善感,在一起的初期他在这方面几乎是完全没有意识,自己要去哪他会和喻文州说一声,但他从不过问喻文州去哪和谁。
喻文州知道这是叶修对他的信任,他也非常感激这份信任。
"你哪个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叶修怒极反笑。
王杰希不是会随意胡说的人,也不会把不确定的结果乱说,他既然说了是喻文州,那就百分百是喻文州。下午他明明是在中心医院,这是有什么苦衷,偏偏不能告诉他?
喻文州自己得了什么绝症?不可能,蓝雨上次体检正好是蓝雨的夏休期开始之前,到现在时间不长,针对选手的身体,尤其是身为队长的喻文州的身体俱乐部不可能不重视,要真有什么急病,喻文州还能这样悠闲?
拜访朋友?哪个朋友家住医院?
喻文州不说话了。
叶修更是生气,起身不管喻文州就回了卧室。
被撇下的喻文州有些愕然,这还是叶修第一次跟他发这么大火。
在他们的感情中,叶修向来成熟包容,这样的时候从没有过。

4.
他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这样凡事自己解决?喻文州已经记不清了。
还在学校的时候,同期的同学们都对着试题痛苦哀嚎时,他就在拿着卷子一点一点地磨,他很享受这样一个解决难题的过程,渐渐地,变成了习惯。
后来到了训练营,他天赋不行,付出了比别人多很多的努力,也仍然看不见希望。
这和习题不一样,这不是努力就能做成的事。
训练营的其他学生们没有提供给他什么帮助,嘲笑奚落倒是一点不少。
喻文州明白了,他找其他人求助也是没有用的,于是他开始自己尝试去走另一条路。
最后他成功了,他收获了冠军,队友,和爱情。
他从很早开始就恋慕着叶修,他反复看着叶修的比赛视频,不停地追逐着叶修的身影,日日夜夜,梦里都是他的影子。
他要和叶修在一起。
在一起了之后,他还是那个温柔强大的喻文州,还是叶修最熟悉的喻文州。
许多圈内的人对他的评价都是"冷静,温柔,可靠,隐忍",也正是凭借着这些品质,他才是他。
他没有过一定要自己成为这样的人,只是多种环境影响,他成了这样。
叶修喜欢的,不也是这样的他吗?什么原因让叶修不满了?
喻文州从不认为自己有愧于叶修,他坦坦荡荡无愧于心,他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叶修的事情,他从爱上叶修的第一天起一直一心一意。
叶修说:"你不信任我。"
不信任?怎么可能呢。哪一天叶修把刀抵在他的脖子上,他都相信叶修不会伤害他。
叶修是在为自己不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而生气,可告诉叶修了也只平白让他跟着一起提心吊胆,这于己于他都是没有意义的。

5.
喻文州的治疗已经结束,只用等三天后的结果出来。
他的心里很平静,不论结果是好是坏,他都已经做好了接受的准备。
到那个时候,叶修会直接知道吧……
拧开门把,家里一片冷清,缺失了那个和他一起装扮屋子的人,黑白冷色调的装修即使有阳光也让人感觉不到暖意,凉掉的饭菜放在桌子上,连一张提醒他热一下的纸条也无。
叶修不在家。
喻文州怔愣地关上门,仿佛为了确认,他又去书房和卧室看了看,一切都是他熟悉的,只是没有了他出门前还坐在电脑前的叶修。
喻文州打开手机,叶修的信息安安静静地躺在收件箱里:"电竞局有事,我去一趟。"
工作上的事啊……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吧。
喻文州想。
但是叶修这天没有回来。
没有叶修,喻文州也没有去睡。这是很让人奇怪的事情,在蓝雨的宿舍他是一个人睡一个房间一张床,他一直都睡得很舒服,甚至偶尔和谁挤一张床,哪怕床再宽敞他都会觉得不适。
叶修就不一样,他在和叶修一起的时候就非常贪恋他身上的温度,不把他搂在怀里,他都睡不着。
喻文州坐在客厅沙发上,用手机看着比赛视频,却总看得心不在焉,时不时就抬头看一眼客厅里悬挂的挂钟。
九点……十点……十一点……十二点……
等时间到了凌晨一点半,喻文州的眼睛都快熬红了,他不惯熬夜,现在的身体极度疲累,但他感觉不到一点睡意。灵活的大脑缺氧了一样,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叶修怎么还没回来?
这从来没有!
他退出视频界面,刚刚打开通讯录准备打叶修的电话,手机就因为太久的视频播放宣告电量不足,自动关机。
喻文州有一瞬间想把手机砸在地上,好险忍住了,大步走向卧室去找充电器,迈开步子的时候还被茶几磕到了。
手机很快开机,叶修的号码拨出被他设置成了快捷键,按下了之后显示正在接通。
响了两声,电话被接起来了,却不是那个他刻在骨子里的声音,而是一个甜美的女声。
"喂?"
"叶修在哪里?"喻文州连客套和招呼都顾不上了,急切地问道。
电话那头的苏沐橙听见这急促到暴躁的语气,不由得把手机拿下来看了一眼,确定是喻文州。
"他在总局有事,一时处理不完也脱不开身,手机放在我这了,我刚刚忘记跟你说啦,抱歉。"苏沐橙说道。
"好的……谢谢苏队了。"喻文州得了答复才放松了身体,"苏队也在睡吧?这么晚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啦,也是我忽略了。"苏沐橙笑了笑,"那拜拜啦。"
她挂了电话。
喻文州也拖着自己沉重的步子回了卧室,他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睡得着,但他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与此同时,苏沐橙握着叶修的手机,一脸无奈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叶修。
"你告诉他呀,他刚才好急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喻文州用这种语气说话。"
叶修歪在床上,形容狼狈,全身上下都是伤。
腿上和胳膊上都打上了绷带,不便绑上的就打了纱布,用奇怪的姿势躺着以免压到伤口,脸上也不是完好的,左脸颧骨处破了皮,右边脸也肿了一块。
苏沐橙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你都成这样了也不肯跟他说一声,非要等他主动找你,要不是我过来看你,你打算撑到几点呀?"
叶修本来很早就能回去,总局给他的任务并不难,让他看看几个小问题而已。解决之后,一个小职员送他出来,一路上都在跟他搭话,叶修有些心不在焉,下楼的时候一个脚下踩空,整个人直接滚了下来。
旁边的小职员反应不及,拉都没拉住,看着叶修摔到了底层才反应过来,脸都吓白了,赶忙去查看叶修的情况。开玩笑,这可是叶神!随便出一点什么事都是整个荣耀的损失。
叶修还有意识,没摔晕过去,但自己也被那一下给搞蒙了,现在只觉全身上下都在疼。
小职员到了他旁边,急得不行,又不敢随便移动叶修。还是叶修提醒他打电话叫人,这里有专门的医务室和医师,设施水平都很好。
那边一听出事的是叶修也不敢怠慢,很快就来了,把叶修抬到了医务室进行检查,万幸没出什么大事,只是身上多处擦伤。
包扎好了之后电竞总局的人问他要不要通知喻文州,叶修本来想打电话,念头一转看到包里的东西,就不想说了。
叶修在电视柜下面的一点缝隙里发现了这个病历。
名字是喻文州,症状时间名字都写得清清楚楚。叶修仔细地翻看,才明白喻文州一直不愿意告诉他的是什么。
担心?他当然担心,而且心疼喻文州。但随之而来的,就是抑制不住的怒意。
这种几乎是会影响到他喻文州人生的大事,他都不肯告诉身为伴侣的自己吗?
叶修理智上明白,喻文州告诉自己了也不能怎样,他也不是医生,治不了喻文州的手。可他在情感上仍旧是无法接受,这样几乎是被喻文州关在心门外的自己。
行,喻文州不是觉得受伤痛苦都是自己的事情吗?那他不通知喻文州自己出事了,也是可以的吧。

6.
叶修三天没有回家。
倒不是联系不上,喻文州一打叶修的电话,叶修就接起来,声调一如往常地和喻文州谈这谈那,可喻文州一说起"你什么时候回来"就打着哈哈混过去。
这不对。
是有什么样的工作,才需要叶修三天不回家地忙?
喻文州也不是没去总局找叶修,但叶修避开他不见,他也没有办法。
大概是生气了,想办法哄一哄吧……
喻文州叹气。
当天晚上,喻文州给叶修打完电话,登上了微博打算转发一下俱乐部的消息。
到底人算不如天算,微博刚刚打开,喻文州就看见了热门第一的那条。

兴欣-苏沐橙V:某人一个不小心的结果,果然还是需要有人一直看着呀。【叹气】【图片】
配图是一个人侧躺在病床上,手脚都包扎了起来,姿态也略显狼狈,没有露脸,但是苏沐橙的语气,图上人的身形,很容易就能看出来是谁。
微博下一片动荡,不少粉丝第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叶修,纷纷表示慰问担心,喻文州和叶修的关系早已公开,职业选手也有不少转发了,还开玩笑似地说喻队这是自己老婆都要照顾不好了吗。
喻文州脸色有些难看。
当然不是因为职业选手的调侃,而是因为叶修。
叶修是在养伤?那他是为什么要瞒着自己!
喻文州想也没想,就把电话给叶修打了过去。
叶修很快就接了,语调轻快:"大晚上的,有事吗?"
喻文州显然不如他心情这么好:"你受伤了?"
"对啊,不留神摔了。"叶修不惊讶喻文州知道了,也一点都没有心虚。
喻文州忍了又忍才能维持住平常的语气:"那你就三天不回家?也不告诉我?"
"也不告诉我"这一句话仿佛戳中了一个开关,叶修冷笑一声:"告诉你?我受伤凭什么要告诉你?你手上出事告诉我了吗?"
"……"喻文州哑口无言,僵硬了一下才说:"我是不想让你担心……"
"对啊,我知道。"叶修说:"所以我这不也是怕你担心嘛,对吧文州?"
喻文州彻底无话可说了。
叶修是真厉害,他知道了喻文州瞒着他什么,也没有去和喻文州争辩这应不应该对不对,只让喻文州把自己体验过的那种如鲠在喉的感觉全都体会一遍,比直接跟喻文州打辩论有效多了。
喻文州握紧了手机,一时无言。
叶修也没有说话,电话两头都沉默了起来。
许久,喻文州才缓缓开了口:"我错了,叶修。"
我不该只顾着自己想的"不让你担心",而忽略了你的感受。
我握着你的手承诺的坦诚,抱歉我没有做到。

7.
最后喻文州是亲自开车去接的叶修回家,叶修身上有伤,虽然说叶修并不觉得这影响他行动,但喻文州还是坚持要接他,叶修无所谓,也就随他去了。
进了叶修的病房后,喻文州一把把叶修紧紧抱在怀里,像是很久没见一样,弄得叶修都不由得笑了出来:"行了,不就几天没见么。"
喻文州把脸埋在叶修的颈窝里,轻声道:"我很想你。"
"这不见面了嘛,比起这个,你手怎么样了?"想起正事,叶修一下子严肃了起来,抓起喻文州的手想要查看情况。
喻文州的手也很漂亮,比叶修的稍微大了一点,肤色白皙但十分有力,叶修抓着他的手摸了一遍,喻文州被他弄得痒,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又不是医生,还会摸骨?明天结果就出来了,我们一起去看。"
"好。"叶修握紧了他的手。

熬到结果出来,两人都松了口气。
万幸,喻文州的手已经痊愈,并不会影响到他的生活以及比赛。
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却很好,叶修哼着听不出调子的歌,难得地显出了孩子气。
喻文州在红灯停车的空隙凑过去,在叶修脸上的伤口落下一吻,叶修被他吓了一跳,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伤:"挺难看的吧?"叶修问,然后开玩笑似的说:"这下变难看了,喻队多忍着点啊。"
叶修退役后就一直被几拨人监督着,再加上第一届世界邀请赛中国队赢了,叶修作为领队也要参加许多活动,拍照什么的都是少不了的。所以尽管叶修不愿意,还是不得不注意起自己的外貌来。长时间的保养下,叶修的脸看起来都嫩了不少,摸起来更是顺滑,喻文州每次都忍不住捏着叶修脸颊上不多的肉玩儿,然后摸来摸去,简直是爱不释手。
这次不小心弄伤了,原本细腻的皮肤上多出来了那粗糙的一片,叶修自己看着都觉得不太顺眼。虽说他一个大男人用不着跟小姑娘一样在乎容貌,但是人嘛,哪有不爱美的?尤其是在自己的伴侣也是个外貌出众的人时。
好在医师说了好好养不会留下痕迹。
喻文州目光温柔地看着他,那眼神让叶修的脸颊都微微泛红。
"不难看。"喻文州发动了车。

8.
夏休期很快就结束了,喻文州也返回了蓝雨。
叶修的工作却还是清闲的,喻文州最后一天早晨起床的时候他还在床上赖着,还有些隐约的起床气,被喻文州起身的声响弄醒了,嘟囔了几句,喻文州看着好笑,捏着他的鼻子把他弄醒了。
叶修愤怒地拨开喻文州的手,用眼神质问他干嘛吵他睡觉。
喻文州让他这么一瞪,霎时也不想起了,但他毕竟自制力还是够强,翻身下床洗漱好穿好衣服又去做了早饭,这才准备离开。
走的时候喻文州又进了卧室,叶修用被子蒙住头睡得正香,喻文州无奈,他知道叶修没睡着,便轻声叮嘱着,无非也就是些"好好吃饭""少吃泡面""少抽烟"之类。
喻文州没猜错,叶修确实是没睡着,被他这么一念又有些郁闷,动也不动地撞死。
最后叶修没忍住,掀开被子扑上去把喻文州压在了床上,两人四目相对,叶修说:"你也是,有什么事……记得跟我说。"
"会的。"

8.
喻文州走后的第二天,叶修正在家里打荣耀,大门门铃突然响了。叶修有些奇怪,暂停了游戏去开门,门一开就被一束火红的玫瑰差点戳到脸上去。
因为玫瑰花太多,花束太过巨大,送花的人脸也被挡住了,只能从声音听出来是个年轻男子:"叶先生,您的花。"
叶修疑惑:"送给我的?"
他其实并不喜欢花,不能用不能吃,也很难保存,几天就枯萎了。在他的印象里,更没有收到过玫瑰这种象征着特殊意义的花。
谁送的花……喻文州吗?
叶修接过花束,发现花丛里面放着一张精巧的卡片,上面潇洒的字迹,可不就是喻文州的嘛。
签收完毕,叶修抱着花放到桌子上,拿起那张卡片。

对不起,一直让你包容着我。
谢谢你,愿意选择这样的我。
                                                        喻

叶修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搞这种小姑娘弄的东西……"他转身找出了几个一直放在角落的花瓶,仔细地清洗过后把花插了进去,小心地摆起来。
他和喻文州相识十年,相恋一年,却直到今日才有真正的彼此交付的感觉。
如果说喻文州是一片湖,那么他现在是不是已经真正走进了湖中,可以探得湖底的模样了呢?






——————————————————————————————

上下字数有点分配不均,后期应该会修一修。
其实关于最后的玫瑰花是因为我自己的少女心(*/ω\*)我对于花什么的感觉一般,并不算太喜欢,但是!谁能拒绝自己喜欢的人送来的玫瑰呢!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