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一叶_修

孤峰之上的二王相拥

最初和最后14

-周叶
-周/叶除彼此外不和其他任何原著人物有箭头,均为友情/亲情
-原著向
-部分设定和战斗场景可能会有bug
如果都没问题请往下(*ˉ︶ˉ*)



黄少天下线,叶修在原地转了转,看公会里没有野图BOSS的消息,就准备去市场看看。
还没来得及操纵角色,QQ的对话框又一次响了起来。
头顶上长着草的小团子闪了闪,叶修刚要回话,对话框里的内容就让他皱起了眉。

一舟
我离家出走了。
一叶之秋
……干什么呢你?你家人呢?他们没找你?
一舟
找了,我没管。
一叶之秋
那你现在在哪?
一舟
上回住的酒店。

叶修抓起桌子上的钥匙就快步走了出去,连路上队员和他打招呼都没听见。
周泽楷入住的酒店离嘉世很近,叶修很快就到了。周泽楷明显就是等着他来,房门都没有关。
叶修推门进去,周泽楷戴着正坐在床边低头摆弄着笔记本电脑,发觉他来的时候也没有抬头。
床边的地上有一个不算小的背包,床上放着一个打开的钱包和一串钥匙,还有几件衣服凌乱的摆放着,一看就明白主人根本没收拾,所有的东西都乱糟糟的。
叶修走上前,一把拉下了他的耳机,脸色罕见的有些难看。
“什么原因?”
周泽楷还是没有抬头,低声说:“我爸妈不让我打荣耀。然后我想……你也是这样的。”
叶修差点被气笑了。
原来这还都是他的错?他告诉周泽楷他离家出走的实情可不是为了让周泽楷学习他也离家的。
“离家出走的日子并不好过。”叶修强压下怒气,说。
当年他一个人从B市跑到H市,如果不是碰巧遇见了苏家兄妹并且被收留了下来,叶修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来,最大的可能是他早就回去了。
一个十五岁,除了会打游戏之外什么都不会,没学历没钱,孤身一人举目无亲的少年,这样要怎么生活?
曾经叶修以为怎么样的问题他都可以解决,直到叶修自己去体会了一下生存的不易,才明白自己那时候有多天真。
他好运遇见了苏沐秋和苏沐橙,那周泽楷呢?一直跟着他待在嘉世吗?
叶修不赞同的态度,周泽楷明显不以为然,他说他要加入嘉世俱乐部的训练营。
这是他出来之前就想好的,训练营提供吃住,他也可以离叶修更近一点,更好地提升荣耀水平,不是正好吗?
如果人的表情可以具现成文字的话,现在叶修的脸上一定写满了“你傻吗”这三个字。
他叹了口气,耐心地为周泽楷解释:“不管是在哪个训练营,未满十八岁的青少年报名,都需要得到监护人,也就是父母亲人的许可签名和身份证登记,嘉世也是,就算我帮你走后门也没用,必须要家长同意,训练营里才能给你安排住宿。”
周泽楷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一点,一下子有点傻了。
叶修还在继续说:“至于现在就加入职业联盟更不可能,先不说职业选手现在一定都要求年满十八岁用身份证登记,就说你目前的水平,通过训练营的测试没问题,而且你一定能是训练营里最厉害的,但是和职业选手比起来,还差。”
周泽楷沉默了,叶修可以看见他的眼角慢慢红了起来。
但周泽楷没有哭。
叶修看着他的模样只觉得无奈又心疼,他坐到周泽楷的身边,习惯性地揉了揉他的头发,轻声说:“其实我没什么立场跟你说这个……但是小周,我还是想告诉你,离家出走是一件非常不负责任的事情,做职业选手更是一件会影响到你人生的大事,我认为你还是和你的父母商量下为好。”
“可是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叶修打断他:“得不到家人理解并不会很愉快,我可以跟你说,我现在也没有后悔我当年离家出走,但是这些年来一直很辛苦。当时我的父母是完全不可能同意,我才跑出来的,”叶修不想多谈此事:“你可以先呆在这里,但是要和你父母联络。”
周泽楷抿着嘴,不太情愿。
“你不想说也可以,我帮你去联系。”叶修的态度摆明了没得商量。
周泽楷最后还是妥协了。
目送着叶修离开,周泽楷把电脑扔到一边,躺倒在了床上,心里只觉得委屈得不行。
叶修从未有过如此对他,他知道叶修生气了,但是叶修自己不也是那样吗。
为什么叶修觉得他可以,自己不行?
气呼呼地想了一阵,周泽楷又泄气了。
就像叶修说的那样,就算真的跑出来了,等他身上带着的钱都用完了,他要怎么生活?
他没有父母的同意,无法加入嘉世训练营,其他俱乐部的也没办法;他现在未满十六岁,打工也不会有人要;靠游戏赚钱?就算他并不了解这里面的门道,也知道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难道他要靠叶修养?
周泽楷第一时间否决了这个想法。他知道联盟正在发展,选手算不上富裕,这么做的话,且不说会不会给他造成负担,他自己就不愿意。
他始终都不想让自己弱于叶修。
他果然还是把离家出走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

叶修没有直接回到嘉世俱乐部,而是在俱乐部外找了部公用电话,拨通了周泽楷给他的,周泽楷父亲的电话号码。
铃声响了一下对面就接了起来,一个沉稳柔和的中年男声传了过来:“您好,请问是哪位?”
叶修鲜少有和长辈对话的经历,这时倒有些不如先前那般干脆利落了。
“您……好,您的儿子周泽楷是不是……”叶修想了一个比较好听一点的词语:“和您最近有些意见不和?”
说完他就觉得有些不妥,一个陌生人突然就跟自己说这个,多数人都会觉得一头雾水吧?
那头沉默了一下,才回复道:“你是……叫叶修?”
叶修愣了,周泽楷的父亲知道自己?
“泽楷在家的时候提起过你,也经常在家看你的比赛。之前他去看你们的现场都有和我们说,这次他跑出去我猜是去了你那里。”周父解释道。
叶修这才明白过来,尴尬地笑了一声,不做声了。
周父该不会觉得是他教唆的周泽楷离家出走吧?
周父当然不知道叶修在想什么,但从叶修的沉默中感觉到了叶修的不自然,他安抚性地笑了笑,道:“泽楷这孩子给你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叶修连忙道。
初步接触,周父的形象和他想象中的古板冷硬有些大相庭径,难道真就像那句话说的,越温和的人越固执?
“泽楷和我们说过了,想去做职业选手。我们一直都不反对他玩游戏,他的自控力强,从没有因为打游戏影响过学习,但是做职业选手毕竟和业余玩玩不同,”周父收起了笑意:“不知道他有没有和你说过,我和他妈妈都是做医生的,我们一直希望他也可以走这条路。”
“但是小周他对这有兴趣吗?”叶修问。
“他学的很好,但他说不喜欢。”周父的声音带了点遗憾:“到现在我们差不多已经放弃这个打算了。”
“您……为什么不赞同他做职业选手呢?”
“并不是说我们完全不能接受,但我们都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的选择。”周父说,叶修听见那头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抱歉,现在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我们可以下次再聊吗?”
早就感觉紧张得手心都有点冒汗的叶修自然不会不同意。
“我明天来H市,请问你有时间吗?不方便也没关系,本来就是在麻烦你。”
这是……面谈?
叶修顿时就想说算了,转念想到周泽楷,咬牙应了下来。
“非常谢谢你,一直这么照顾泽楷。”周父笑着说道,看得出来他对叶修印象非常不错:“你是个出色的年轻人,泽楷能遇见你,运气很不错。”
从小都不算讨长辈喜欢的叶修被这么一夸,感觉有些受宠若惊,脸上有些发烫。
挂了电话,叶修才转身回到了嘉世俱乐部。
看看时间叶修不打算去训练室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同住的吴雪峰正在看书,看到他回来把书合上放在了一边:“你去哪了?今天可就你一个人不在。”
“去找了那个小孩嘛。”一回到这些队友身边,嘉世小队长一下子就随意了起来,完全没有在周泽楷面前的严肃和在周父面前的紧张:“他居然敢离家出走,小孩子胆子不小。”
吴雪峰有些好笑地看着他,总觉得他的模样有些老气横秋,便笑道:“你不也是这样?该不会是和你学的吧?”
“他就不会学习一下我的优点?”叶修不满。
“好了,”吴雪峰笑着摇了摇头:“还没吃饭吧,给你打包了一份在那。”他指了指桌子。
叶修打开饭盒盖子,荤素搭配均衡的一份饭菜却让他半点食欲都没有:“我想吃泡面。”
“好好吃饭。”吴雪峰轻声斥道。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