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一叶_修

叶修天下第一帅(*ˉ︶ˉ*)

梦里身为客【1】

*穿越梗
*周叶only
*bug多
*逻辑是没有的
*也不能保证是不是坑
如果都能接受的话请往下(*ˉ︶ˉ*)


叶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入目便是满眼的鲜红。
怎么这么眼熟……?好像不是自己家……
他坐起身,左右打量起自己所处的房间来。
古色古香的陈设,面前是大红的纱帐,身下的床单和盖着的杯子也是喜庆的大红,往旁边一看,房间很宽敞,装潢华丽,摆出来的各类瓷器一眼就知价格不菲。
这个地方叶修再熟悉不过了,这不是《故国山河里》的片场吗?
《故国山河里》是前两年大火的一部古风耽美小说,作者在耽美小说界很有地位。小说描写了一代王朝嘉世昏君在位,奸佞当道,忠心丞相叶秋一心报国,奈何被皇帝猜忌,打入大牢,他日处斩。此时王朝已是风雨飘摇,邻国又大举来犯,朝野上下一片惊慌,派使者前去求和,结果带回来一个令人不知应该是欢喜还是讶异的消息,该国国君承诺可以退兵,但要求送人和亲,和亲之人,正是死刑犯叶秋,而后叶秋被押送进邻国皇宫。
这个背景设定算不得新颖,甚至只能说是俗套,但是作者笔力强大,硬生生把这俗气剧情也是写得大气恢宏跌宕起伏,充分表现出了忠臣叶秋报国无门,一代王朝就此崩塌的悲哀和两位男主角的动人感情。不知赚了多少人的眼泪,甚至超出了耽美小说小众的局限性,受众甚广。
小说在开头写出来不久就被购买了影视化版权,为了增加看点,便索性连里面角色的名字也换做了真人姓名。小说中的丞相叶秋和邻国国君周泽楷,正是嘉世影业和轮回影业的两大王牌,前后两位影帝。
叶修本人也是很喜欢这部小说,完结之后反复阅读了很多遍,还愿意和一个自己并不熟的后辈搭感情戏。
此时剧情正拍摄到叶秋被送去敌国,路途艰苦漫长,忍不住在车中昏睡过去,又在敌国国君床上醒来时的一幕。
嘉世轮回两家一起投资的电视剧,经费自然充裕,各种场景摆设都是请了专人来还原,当时第一次进这房间,叶修就忍不住为这里的精细度惊叹,对这里也自然是万分熟悉。
但是,好像有哪里不一样……?
叶修疑惑地起身,一低头,发觉自己穿着古装的亵衣亵裤,乌发披散。周围也没有剧组工作人员和拍摄人员,导演都没有。只能从软红纱帐中隐隐约约看出来房门口好像站着两个人。
他记得昨天他就在剧场把衣服换下来了啊,现在自己不应该在家吗?还是记错了?
脖颈处被头发缠绕着,痒得不行,叶修伸手想把假发取下来,一伸手却发现找不到连接处,轻轻一扯还有些疼,仿佛这头发就是他自己的,就是长在他头皮上一样。
他们用的是假发,没有接发啊?
叶修皱眉,想下床去房外看看,一抬腿却痛得他眼泪差点下来。
叶修是演员,拍戏时磕磕撞撞的很正常,叶修从不用替身,小伤没少受,早已习以为常。但是猝不及防的这一下,仍是让他有些没受住。
他小心翼翼地把被子掀开,手一捏住被子的一角,他就察觉到了不对。
他们拍摄用的道具被子做工细致,但比不上他手里现在摸着的这条,触感光滑柔软,是再好的现代工艺都无法仿制出来的。
叶修愣了,细细地打量起这个房间来。
按照剧情,这里应该是叶秋与周泽楷新婚的洞房,装扮得喜庆艳丽。当时他们房间里摆的瓷器,是特意从名家手中租借而来的真正古董,衣物丝织品是找了手艺精湛的的绣娘,在上好的绸缎上一针一线地绣出来的,没有一处不用心。
但是和他现在所处的房间比起来,还是差了。
这个房间里,被子上绣的是龙凤,一龙一凤栩栩如生,室内飘荡着的味道叶修不知道是哪一种,但是闻之觉得心神一振,香味冷淡不入媚俗,比任何现代的熏香香水都要好不知道多少。
而其他的房间细节,比如床头雕刻,柜上玉器,叶修是行家,一眼就看出了价值差异。
剧组什么时候又换了一遍摆设?
腿上的痛感把叶修的思绪拉了回来,叶修慢慢地掀开被子,把自己异样的右腿露了出来。
右腿小腿处缠绕着绷带,上面露出了一点红色的血迹。
真的伤口?
之前戏剧中有一幕,因为叶秋掌握了太多秘密,太多人容他不得,所以在他去往邻国的路上派了刺客伏杀他,虽然有邻国国君特意安排的护卫高手,多人围杀之下,武功并不是太厉害的叶秋躲避不及,小腿上中了一箭。
这种受伤的戏不同于其他的武打戏,叶修从不用替身也不能真往他腿上来一箭,当然用了替身也不能往替身身上来。所以这一个场景是用的后期处理,实际上叶修自己没事。
可是他这腿……明显是真伤了啊。
这不对劲。
叶修想找人问一问,只是他腿上有伤,下床只怕是不可能了。
叶修清了清嗓子,开口喊道:“请……”
话还没说完,一个挺拔的身形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两个一直守在门口的人福了福身,那人挥手示意不必多礼。
叶修在床内,看不清来人的模样。眼看着那人径直走到自己身边,伸手要拉开床帐。
叶修忽然心中一动,这不正是昨天剧中他刚刚才拍摄过的场景吗?
叶秋从梦中醒来,正恍然不知身在何处,周国国君周泽楷就过来了,他看着叶秋有些茫然的脸,有千百句话在嘴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近乡情更怯啊……
最终他只是摸了摸叶秋的脸颊,让他好好休息,他会常来看他,有什么需要,尽管跟他说。
叶修还记得昨天演戏时,扮演周国国君的周泽楷在自己的床前的眼神,仿佛他真就是那个深情的国君,眼里心里真就只有一人,离乱经年,分别多载,都从来没有改变过。
那目光让演过无数次戏的叶修一瞬间有些恍惚,竟分不清戏里戏外的差别。
那这是……叶修望着那只放在床帐上的手,下一秒,纱帐被掀开,一张让无数人惊艳过的容颜显露了出来。
周泽楷。
周泽楷有一张被称为“娱乐圈之最”的脸,这个圈子里,尤其是能走到顶端的那些人,多数都是美貌惊艳,但是就算是叶修这个在娱乐圈呆了十多年,不知见过多少帅哥美女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周泽楷确实是最好看的一个。尤其是这样近距离看来,简直让人有些窒息。
他的打扮正是戏里的一国之君,玄色朝服,头戴朝冠,身绣金龙,贵不可言。
叶修不等周泽楷开口,就先道:“这是……”
“没事了。”周泽楷打断了他的话,伸手摸了摸叶修的脸:“这里,没人能伤你。”
“……不是,我是想说……”
“好好休息。”周泽楷轻声说,然后转身离开了。
叶修:“……”
这是周泽楷?他什么时候学会的抢话?
叶修叹了口气,看着周泽楷离开的背影,烦闷不已。
叶修把这里默认为是在补戏,但是又隐约觉得哪里不对。
为什么明明昨天已经拍过了这一段还要重新来,为什么他们的对话一点都不合台词,为什么这里的陈设有了变化,又为什么这里除了他们两人之外没有其他的摄影师导演。
在剧本里,到了叶秋丞相从周国君这里醒来时这一节就已经结束,但是刚刚周泽楷离开之后没有其他人过来。
自己的经纪人陈果呢?助理呢?都在哪里?
他的腿上怎么会有伤?
叶修满腹疑问,没有一个人来替他解答,唯一一个来了的周泽楷根本连把话说出口的机会都不给他。
叶修心里涌上一股浓浓的不安。
半晌,一个轻柔的女声从门边穿了过来:“叶公子,君上吩咐来给您问诊的张太医来了。”
张太医……对,是有这么个角色,在叶秋伤病时一直负责他的医药,有神医之称,在下一幕才上场。
张新杰!
叶修把目光移向了门边。
一个“张新杰”走了进来,表情严肃,一身白衣,长发梳得一丝不苟。提着一个药箱。除了装束不一样没有戴眼镜之外,一切都和他认识的张新杰一模一样。
张新杰走到他的床边,把药箱放在了床边的小紫檀木柜子上:“叶公子,请把伤口给臣看看。”
昨日周泽楷亲自将这个弃子叶秋带回皇宫安置起来,张新杰早闻嘉世叶秋之名,心生敬佩,但却并不理解国君为何如此紧张一个敌国臣子,还命侍候着这位的人不得怠慢,如何对国君,就如何对叶秋。
罢了,这些人的恩怨情仇和他一个太医有什么关系。
叶修把腿露出来,张新杰小心地将伤口拆开。但即使动作再轻,也让叶修一阵咬牙。
等包扎全都拆开,叶修看着自己的伤口,心中惊骇非常。
伤口处一片血肉模糊,血肉甚至隐隐泛着黑色,叶修只看了一眼,就别过了眼。
大部分人一辈子大概都不会受这种伤。
张新杰表情淡然,手下动作飞快。叶修极力忍着没有痛呼出声,冷汗很快就渗了出来,顺着额头往下滴。
太痛了……就像是他真的和剧中一样,中了一支毒箭。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