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一叶_修

叶修天下第一帅(*ˉ︶ˉ*)

眼映星海

*喻叶
*可能存在bug

1.
叶修是个摄影师,专门拍摄风景的摄影师。
他很喜欢自己的职业。
即使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叶修仍然能够回忆起第一次按下快门时的感觉——那并不是什么珍稀景观,而只是早春里一朵再常见不过的花。
但是,能够留住那么一瞬间的美丽,也是有意义的。
保留住它们最灿烂的一刻,就是叶修成为摄影师的初衷。
叶修一直对此抱有极大的兴趣,成年之后来往于全国各地或者世界各@地旅行,很少回家。
今天,他来到了纽西兰南岛的蒂卡波小镇,这个据说拥有着世界上最美丽的星空的地方。
他很期待这次旅行。
叶修早早地备好了需要的物品,食物,帐篷,摄影机,望远镜。
他没有选择落宿酒店,位于蒂卡波小镇山丘上的约翰山观星站,在这里可以看见最美的风景。
太阳很快就要落山了。
在帐篷里解决了晚饭,叶修架好望远镜,静静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他仿佛是个第一次和恋人约会的少女,紧张又忐忑,却也欣喜和期待,不知等待着自己的会是怎样的欢悦。
这个山头上不止他一个观星者,有的是单人,也有的是结伴而行,所有人都非常礼貌安静,没有去打扰他人,也没有谁破坏环境。
叶修对这样的情况非常满意。
等到夜幕降临,星星终于出现了。
真的很美。
漆黑的天空,璀璨的星星密布其上,仿佛是黑色绸缎上泄下的华光,难以用言语去形容。
即使是毫无摄影技巧和经验的人,随意一拍这美景,效果也都是惊人的。
叶修近乎痴迷地望着天空,心下赞叹。
耳边忽然响起了快门声,却不是对着天空,而是对着……他?
叶修疑惑地回过头。
一个温文尔雅的青年站在他两步开外的地方,他容貌清秀,看起来年纪应该比叶修小一点,穿着很随意的休闲服装,可以看出他有精心打理过自己的外表,手里还拿着摄像机。
是他在拍。
偷拍本是相当无礼的行为,但对上青年含着笑意的眼睛,叶修却觉得责怪不起来。
这是一个很少见的,他第一次看见就觉得抱有好感的人。
青年见他看过来,也一点都不慌张,只笑笑说:"抱歉,但是刚才看见你,就忍不住要拍下来了,如果你介意的话,我会把照片删掉。"
叶修摆摆手:"不用,你随意,就是没怎么想到我也有被人偷拍的一天。"
偷拍他的人毫不心虚,脸上仍然挂着让人心生好感的微笑:"那就谢谢了,我叫喻文州。"他递过一张名片。
叶修接过。
"你是摄影师?"叶修问道。
喻文州点头。
"哦,"叶修也笑了,他指了指自己头顶上的夜空:"你来这里,也是为了这个么?"
"对。"喻文州说着看向了叶修的望远镜:"专业设备吗?"
"是啊,可贵呢。"叶修拍了一下自己的望远镜:“但是看起来的效果是真的不错,你要不要来看看?"
叶修其实并不喜欢把自己的望远镜随意地借给一个陌生人,毕竟这是他费了很大力气才买到又花了很多心思才保存下来的,让一个不知底细的外人随意摆弄,要是弄出个什么问题来怎么办?
但面对着这个人,"你来看看"这句话居然就那么自然地说出了口,连他自己都有些诧异。
喻文州没有拒绝,尽管他自己也有全套的望远镜设备。

2.
叶修和喻文州很快就成为了朋友。
总走在异国他乡,叶修遇见过许多人,好的坏的,善良的恶意的,可信任的需要防备的。
但是喻文州,是特别的一个。
这种感觉,说来大概就是"一见如故"。
喻文州邀请叶修晚上同住一间帐篷,他们可以一起欣赏一下喻文州拍出来的照片,叶修想了想,欣然同意了。
不得不说,喻文州的拍照技术真的相当不错,他可以看出喻文州相当专业,不论是站在专业人士的角度还是站在普通欣赏者的角度,这些影像都非常好看。
"这些照片都是在不同的地方拍摄出来的吧。"叶修一张一张地翻看着,问道。
喻文州架了个小锅,正在煮东西,食物的香味不断从锅里穿出来,引人垂涎。
听见叶修的提问,喻文州回过了头:"对,我的工作一直在外面,除了过年之类,很少回去。"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
叶修这些年也算是走过了大半个世界,但他的目的地一直都是那些并不那么现代化的小镇,乡村,因为在这样的地方,环境才没有受过太多污染,才能看见最漂亮的自然风光。
喻文州就不一样,从这些照片就可以看出来,喻文州喜欢拍摄的是众生百态,美国的繁华街头,印度恒河边上的风景,具有俄罗斯特色的房屋……每一个画面,都有着人的影子,喜怒哀乐,不同的肤色不同的面孔,却同样生动。
纵使只是最常见的人间烟火,也被喻文州拍得别有一番风情。
翻到最新的照片,那正是叶修自己。
"啧啧,你还不止拍了我那一张啊。"叶修翻看着照片,调侃道:"要不是刚认识,我都要以为你暗恋我了。"
照片上的叶修姿态各异,都是昨天在山坡上的时候拍的,最近的一张大概就是叶修发现前的一张,叶修抬头仰望着天空,周遭都被虚化,只有叶修的身影和星河融为一体,难分彼此。
弄好了吃的,喻文州用碗盛好端了过来,听见叶修的调笑,他也配合地笑笑:"对啊,对你一见钟情呢。"
叶修装作没听见,一般男生被同性说"你是不是暗恋我"大多都会表示否认,或者笑嘻嘻地开玩笑岔过去,喻文州倒没有,顺溜的就着他的话就说下去了。
他接过碗,喻文州的手艺很好,至少比他这个只会把东西将将弄熟的要好很多,这几天和喻文州一起,其实叶修更占了便宜。
现在刚刚正午,两人说笑着吃过饭,喻文州看了看时间,就问叶修要不要一起去小镇上看看。
叶修对于这些倒没什么太大兴趣,但白天这山上也没什么可看,也就答应了。
帐篷和生活用品就扔在了山坡上没有带下去,他们也不怕人偷,这里的氛围很好,山上都是些同样来观光的旅客,非常有礼。
蒂卡波小镇仍旧保存着昔年风貌,没有被城市化腐蚀多少,这里的科技没有那么先进,却也同样有着城市没有的东西。得天独厚的环境加上小镇居民的努力,使得这里像是一片桃源。
"看来下次我再到什么地方去的时候,也要顺道去看看这些。"叶修赞叹道。
"嗯,这里的居民很珍惜他们生活的地方。他们三十多年前就开始进行‘夜晚熄灯活动’,以求保护环境。"喻文州说。
"难怪。"叶修话头一转:"你没拿着相机啊?"
"偶尔也会只想看看嘛。"喻文州笑道。
3.
蒂卡波小镇有着璀璨的星空,明镜一般的湖泊和翠绿的陵,也有着热情美丽的姑娘。
喻文州和叶修在街道上悠闲地散步,迎面正走过来一个漂亮的女孩。
"嘿!喻!"女孩惊喜地跟喻文州打招呼,用相当生涩的中文。
喻文州也给了她一个温柔的微笑,这笑容让女孩的脸有些发红。
"介绍一下,这是莎莉,就住在这里。"喻文州向叶修和女孩说:"这是修,我的朋友。"
"修"这个称呼,有些暧昧了啊……叶修想,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喻文州的方向,喻文州不知是没看见还是如何,并没有回看他。
"你好。"莎莉面对叶修时就没有了对着喻文州的那份羞涩,她落落大方地朝叶修一笑,伸出了手。
"你好。"叶修礼貌地回握:"很高兴认识你。"
莎莉发现叶修有一双能够让女人都很嫉妒的,白皙又美丽的手。她的手和他的摆在一起,都让她忍不住有点自惭。
两只相握的手很快就放开了,莎莉压下心头的一点小情绪,又转向了喻文州:"喻,你看看我的中文说得怎么样,有进步吗?"
"进步很快。"喻文州鼓励道:"你是个很聪明的姑娘。"
莎莉笑得更开心了。
"和你的朋友来我家吃个饭吧?而且我还有几个中文上的问题想问你。"莎莉提出邀请,一双明亮的眼睛带着几分恳求几分期待地看着喻文州。
一般男人,面对一个如此可人的女孩的请求,都是很难拒绝的吧。
喻文州应该会答应?叶修想,不过这姑娘明显就只是想邀请喻文州一个人啊,到时候喻文州去赴约了,他要不就先走?就不要不识趣地跟着了吧。
而喻文州就跟没接收到姑娘送来的秋波似的,带着歉意开了口:"抱歉了莎莉,我和他还想去别处看看。"
莎莉失望地望着他,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奈何喻文州实在不解风情,最后莎莉也只得看着两人离开了。
叶修嘲笑道:"人家姑娘特意邀请你,你害羞啊?说不定人家现在还在那里望着你呢。"
喻文州头都不回,也没有去看看莎莉是不是真的还在那里,只淡淡开口:"也没有什么必须要去做客的理由,就不用去了吧。"
“去朋友家做客嘛,要什么理由?”叶修状似不经意地问:“怎么认识的这妹子啊?多可爱。”
“你如果觉得她很不错的话,不如介绍给你?”喻文州笑了起来,道。
“不了不了,”叶修连连摆手:“人家一看见你眼神都定在你身上了,再说我哪有你好不是。”
“呵呵。”喻文州没有打算继续这个话题:“这里风景很好,我前几年来过一次,当时在她家借住,教过她中文。”
“我们去那边看看呗。”叶修看出喻文州不想多谈,连忙转移话题。
“嗯。”
即使现在的科技已经非常发达,小镇仍然维持着较为原始的生活方式,人们辛勤劳作,风车在缓缓运转,碧蓝的湖水环绕,天空澄澈,一派桃源景色。
两人都是来自C国的大城市,一个来自首都B市,一个来自特大城市G市,平日又总是全世界地跑,什么高科技都见过,但是这种纯粹的自然之美仍然是让他们震撼不已。
“也不是完全靠自然形成。”相较于叶修的万事不管,喻文州对于这些地方的形成和风俗明显要了解许多,两人一路走,喻文州一路介绍:“很多年前开始这里的居民就有意识地保护这里的环境,比如不会随意乱扔,不会进行什么污染性的活动,所以才能一直维持下来。”说完,他笑着朝叶修眨了眨眼:“这里也是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有不少夫妇或者情侣就会选择到这里来旅行。”
喻文州的眼睛非常漂亮,是狭长的凤眼,瞳仁漆黑又清澈,眼尾微微有些勾起,一眼过去仿佛能勾魂摄魄。
他身后是极具风情的小镇街道,喻文州站在那里,风吹起了他的头发和衣角,让他整个人像是一副动态的画。
叶修被他这个wink弄得有点心跳不稳,心里的感觉是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过的——
心动。
如此鲜明,不容错辨。
这话其实有一点暗示的意味,叶修轻咳一声,转过了眼。
这些年叶修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了,但是恋爱经历是真的一点都没有,喻文州这一下让他有点紧张。
“这是个很浪漫的地方。”最终,他只轻声应和道。
4.
夜晚两人没有再在山坡上露宿,而是选择了小镇上的民宿。
许多人家会把把自己家里的空房间收拾出来给旅客们居住,作为一笔额外的收入,也可以为游客们提供方便。
这家的主人是一对老夫妇,一看就知道感情非常好。两位老人家年纪大了,但身体还很健康,非常热情地欢迎两人的到来。
喻文州惊讶地发现叶修的英语非常好,他也是在语言上下过苦工的,知道把一门非母语的语言练习到如此熟练的地步需要多费劲 ,没想到叶修看起来不是个好学生,在这些方面也是一点不差的。
“在你眼里我到底有多废柴啊?”叶修知道后无语地看着喻文州:“好歹我也是到处跑了这么多年,英语都不会怎么和别人交流。”
喻文州想了想:“很多国家都有华人,会说中文的人也很多。”
“技多不压身嘛。”叶修打了个哈欠。
户主做的饭不算非常好吃,但两人都不是很挑剔的人,一顿饭吃得开开心心,户主老夫妇也很高兴。
只是到睡觉的时候遇见了问题。
房子里只有一个空闲房间可以住人,另一个堆满了各类杂物,遍布灰尘。干净的是两位老人儿子原来居住的房间,儿子离开家乡去了大城市打拼,后来就在那里安家落户,于是房间也空了下来。
一个房间倒没什么,他们也不是没有住过同一个帐篷,可问题是只有一张床。
原本他们是打算再打个地铺,可惜天不遂人愿,他们放在院落中晾晒的被子被淋了雨,这会儿肯定是干不了了。
床很大,但是容纳两个男人还是会有些拥挤,这也不是首要问题。
如果他们之间没有那么一点暧昧,谁都不会介意睡一张床,同性之间嘛,睡一起有什么?一起洗澡的都大有人在呢。
这个时候再去另找已经有些晚,何况这还是他们自己选择的。
见没别的办法,喻文州和叶修索性也就不再忸怩,大方接受了。
简单地洗漱过后,他们关了灯,准备睡了。
他们都是身材高挑的成年男人,这样并排躺着免不得要挤在一起。叶修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喻文州胳膊上温热的肌肤,只穿了短裤的他们腿都是挨在一起的。
叶修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在发热,他尽力忽略掉那种奇怪的感觉,闭上眼准备睡觉。
今天白天一直都在慢悠悠地闲逛,身体并不疲惫,再加上头一次和人睡在一个被窝里的紧张,叶修现在一点都不困。身边喻文州也肯定没有睡着,他的呼吸没有睡着的人那么平稳,还有一点光从喻文州的那一边传了过来,应该是在和谁聊天。
“文州?还不睡吗?”叶修轻声问。
“嗯?”喻文州正按灭了手机,放到一边,闻言转过了头看着叶修:“吵到你了吗?抱歉,第一次和人这么一起,我有点不适应。”
其实并不是。
他又不是没有和朋友一起睡过。
是因为和叶修在一起,喻文州才有些不适应,他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这个和叶修离得这么近的时候。
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他看见叶修时的感受。
叶修长得很不错,但这绝对不是喻文州对他有“一见钟情”这种感觉的原因。他见多识广,多好看的人都见过,只有叶修是特殊的那一个。
叶修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纯粹,干净,他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着希望和向往的人,这样的他在哪里都像是在发光。
那夜喻文州看见他,莫名就想起了一句话。
我们都生活在下水道里,但仍然有人夜夜仰望星空。
他情不自禁地就按下了快门。
叶修听见了,疑惑地回过头来看着他。
只一眼。
喻文州心都差点跳出来,表面上却仍旧是一片平静。他镇定地道歉,然后顺利认识了叶修,并成为了他的朋友。
接触才几天,叶修就已经足够吸引他了。只是叶修呢?是不是……也和他一样?
真是个无解的命题。
喻文州心里叹气。
不过虽然突然,今天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喻文州并不想放过。
5.
叶修表示自己并不觉得吵,喻文州不用太顾虑他,就闭上了眼睛,打定主意就这么睡过去。
有点热啊。
怎么感觉喻文州皮肤还是有点凉呢……体温的问题吗……
叶修渐渐地有了睡意,快要睡着时,他迷迷糊糊地想。
就在他差一点就要陷入深眠时,他仿佛听到了有谁轻笑了一声。
那声笑极轻,仿佛只是喉咙里出来的一个短促的气音,有带了声音主人音色的一点喑哑,听在叶修的耳朵里,几乎是一瞬间就把他唤醒了。
是喻文州。
除了他还有谁?
叶修想侧过身去看看喻文州,结果喻文州动
作比他更快,他侧过身,竟是单手把叶修圈进了怀里,嘴唇也凑到了叶修耳边。
叶修还没有完全清醒,身体都是软的,脑袋也是糊里糊涂的,完全思考不了喻文州的动作是何意图。
“叶修,我是gay。”
就在叶修以为他是不是要亲吻过来的时候,喻文州轻声说了这一句。
他这话说得没头没尾又令人猝不及防,叶修一下子就彻底醒过来了。
他当然听清了,但是喻文州突然跟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修不说话。
“你也是。”喻文州继续道。
是什么?
叶修有个同志朋友,那个朋友曾经说过同志都是有“雷达”的,可以很容易猜到谁是同类。
那时那位朋友神神秘秘地说:“叶,我知道你是。”
叶修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朋友误以为叶修以为自己对他有意思,连忙澄清:“我不是喜欢你,你不是我的菜,我只是告诉你。”
告诉他?他是gay,怎么他自己都不知道呢?
他认为朋友说错了,他是没交过女朋友不错,没喜欢过姑娘不错,但是他也不觉得这就代表自己喜欢男人啊?他又没有过男朋友,怎么想也没这个可能吧!
朋友摇摇头说:“谁说同志就看见男人都想喜欢?叶,那是你还没有碰到你喜欢的那一个。那话怎么说的来着,每个男生在遇见自己喜欢的男性之前,都以为自己喜欢女孩儿的。”
是这样吗?叶修不置可否。
现在喻文州对他说这句话,是不是因为喻文州也“看出来”了?
他缓缓回过头,看着喻文州的脸。
房间的灯早已关掉,窗户有些高,从窗户里洒进来的星月光辉刚好打在喻文州的脸上,又没能完全把他照亮,喻文州就一半迎着光芒一半藏在黑暗,使得那张温润如玉的温和脸庞现在看起来有些晦暗不清。
叶修能看见喻文州脸上还是那个最常看见的,令人一见就心生好感的笑容,只是现在看起来莫名觉得掺杂了些别的东西,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侵略性。
以往喻文州的笑容里只有看似深情实则淡漠的温柔,但不管如何,他的笑看起来总是人畜无害的。
现在不一样,喻文州的目光就像是猎食地某种猛禽,带了要捕捉猎物的自信和志在必得。
同为男人,叶修不会喜欢他这样的笑容,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的喻文州简直是……帅爆了。
他也被挑起了体内的好战因子,唇边勾起了一抹笑容:“然后呢?你想说什么文州?”
“那你还敢和我一起睡?修?”喻文州故作惊讶地看着叶修,那个“修”字被他刻意念得辗转缠绵,万分温柔。
听得人脸都要红起来。
但是,就是这一个“修”字,叶修一时有些摸不清喻文州这是再刻意撩他还是在跟他开玩笑。
这种扔去姓只叫名的称呼,暧昧非常,而在两个男人之间看来又有些肉麻,除了上次在莎莉面前,喻文州为了向莎莉表明自己的本意用叶修当了当挡箭牌以外,他叫叶修一直都是叫名字,这会儿在这么个环境下这么叫,想干什么呢?
“有什么不敢的。”问题太复杂,叶修干脆就不再去想这个问题,只迎上了喻文州的目光,不屑笑道:“你会对我做什么?你是比我厉害,但我又完全不是没有反抗能力。”
喻文州嘴角地笑容扩大了许多,他说:“叶修,你感觉不到以我们现在的姿势,我们两个人都是完全贴在一起的吗?你在抖。”
喻文州没给叶修留什么面子,一语道破。
叶修的腿确实有些小幅度的抖动,一下子就被喻文州感觉到了,连带着叶修想隐藏起来的情绪一起。
叶修不是在害怕,他在紧张。
他没有经历过相同或者类似的场景,根本没有解决这种问题的途径,所以,他展现给喻文州看的就是他最为直接,也是最本能的反应。
死鸭子嘴犟,身体又出卖了自己。
但是如果就这么乖乖顺着喻文州的意思往下走,叶修就白活了这么多年了,喻文州是只老狐狸,他也不是不聪明吧。
叶修很没有风度地嗤笑一声:“得了吧文州,你这是gay眼看人基你知道吗?”说完叶修就转过身背对着喻文州,身体也尽量离喻文州远一些,不再给喻文州逗弄他的机会。
6.
喻文州是个正人君子,睡在同一个被子里也没做什么,叶修却是整夜都没睡好,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精神萎靡。
喻文州睡得很好,比叶修起床早一点,帮助户主夫妇准备好了早餐,神采奕奕地来叫叶修起床。
叶修强行睁开眼,难得有点起床气。
不过毕竟还是正在别人家居住,叶修强撑着精神,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来洗漱。
今天的天气很好,叶修在院子里伸了个懒腰,只觉得困得不行。
他的这份早饭是喻文州做的,叶修一口就尝了出来。
喻文州来自于早茶美食众多的G市,是个极会享受生活的人,他学识渊博,善于欣赏美,还做得一手好饭。
哪怕是昨天被喻文州吓得心脏砰砰跳的叶修,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不论是谁,跟喻文州在一起,余生大概都会非常幸福。
老婆婆看出了叶修似乎有些没精神,有些担忧地问他:“小叶昨晚没有休息好吗?”
叶修还没答话,喻文州就咽下了口里的食物,微笑着替他回答了:“可能是昨天累了,您不用担心。”
叶修斜看了他一眼,一点都不想理他。
自从昨天喻文州跟他说了那番似乎是表白的话之后,虽然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但是言语上就越来越不要脸了……
表面上偏偏还是一脸的人畜无害,弄得他倒像是没道理的那一个。
老人家一直在小镇上没出去过,但是每一年见过的人都很多,同性恋人在国外并不算什么,她更是见得多,一点都不觉得两人这样有什么不对,只当是小情侣闹脾气,笑呵呵地劝道:“恋人嘛,要互相多多包容一下,你看我跟我们家老头子,年轻的时候也是脾气不合,磕磕绊绊这么多年都过来啦,你们都还小,以后一起的还会有很多年呢……”
留着长胡子端着东西出来的老爷子正好听见了这话,朝着老婆婆一笑,不再青春的脸上都是满足的笑意,望着老伴的眼睛里闪着对她的宠溺。
老婆婆也回给了丈夫一个笑容,两人目光对视,半个世纪的时光就在两人之间静静流淌,横亘多年,这感情也未曾有任何一点变质,而像陈年的醇酒,时间只能让它变得更加浓厚。
这种时候,任何多余的话语都是不需要的。
叶修不好打断老人家的好意,只得配合她笑了笑,心里也忍不住顺着户主婆婆的说法想了下去。
他想起了上次归家时父亲母亲催促他的眼神,父母甚至表示只要是他喜欢的,男人女人他们都可以接受。早已有了妻子叶秋也说,他该有个伴了。
叶修独身了这么多年,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他追逐着他的梦想,遵循着自己的心意,他的世界丰满而充实,好像完全不需要有另外的一个人。
但是见到两位老人家一同生活的场景,叶修不可否认地是他的确心动了。
如果,如果叶修真的要选择一个人来共度今后的人生,喻文州就很好。
他们都是摄影师,且在职业上有不同的理解和成就,在这一点上,他们会很有共同语言。更重要的是,抛去一些因素不谈,叶修很欣赏喻文州,甚至为他心动。
7.
两位老人很喜欢喻文州和叶修,想要挽留他们多住几天。
他们礼貌地拒绝了。
叶修明天就会离开这里,今天是他在这个小镇上呆的最后一天,所以他想还是露营在山坡上,今夜拍摄风景。
喻文州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收拾好了东西,陪叶修一同告辞。
两人一路走一路聊,直到面对面地又遇见了莎莉。
女孩漂亮的脸蛋上遍布哀愁,看起来楚楚可怜,明亮的眼睛也有些泛红,她哀伤地望着喻文州,欲说还休。
“就不能留下来陪我吗?或者我和你走也可以。”她轻声哀求道。
叶修转身走开了几步,没去看她和喻文州。
他刚刚迈步,手腕就被人抓住了。
抓住他的手下滑,和他十指相扣,然后当着女孩的面,不知从何处取来了一枚戒指,戴在了叶修的手指上。
这个举动,在哪个地方的意义都是鲜明的,不会有任何歧义的。
莎莉瞪大了眼,看着叶修仿佛是东方白色瓷器的手上被套上了那个小东西。戒指是铂金,上面还镶嵌着一圈碎钻,最后点缀着一刻碧海般的蓝宝石,设计并不复杂却大气张扬的戒指,配着叶修完美无瑕的手,在阳光下仿佛是神的赐物。和谐得让人觉得本该如此,天生如是。
她终于明白了。
喻文州牵起叶修的手,放在唇边,以近乎虔诚的姿态亲吻了一下,然后面带歉意地看着莎莉:“抱歉,我已经有爱人了。”
8.
“你是什么时候买的戒指?”叶修举起手,就着阳光看了看自己手指上的戒指。
戒指很符合他的审美,原本他以为是喻文州之前买的带在身上了,但很快就发现这枚戒指完全就是按他的尺寸来的,戒指内圈甚至还刻有“YUWENZHOU”的字样。
“不是买的,是我自己做的。”喻文州说,也扬了扬自己手上的和叶修一模一样的戒指。他的戒指内环刻着“YEXIU”,他昨天才完成最后一步刻字的工序,本来还想着找什么时机给叶修戴上。
“你送得这么突然,我可一点都没准备,要是我不接受怎么办?”叶修挑眉问道。
“毕竟那个时候你正吃醋,给你好让你安心,怎么会不接受呢?”喻文州笑着说。
立刻换来了叶修的否认:“什么吃醋啊,我一个大男人吃小姑娘的醋。”
“呵呵。”喻文州笑笑,不说其他了。
又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夜晚,叶修架好望远镜和摄像机,喻文州则是拿着相机拍摄着山坡脚下的小镇。
叶修弄好了,招呼喻文州过来看。
喻文州取下相机,笑着朝叶修走来,到了叶修的身边,在他的脸上落下一个吻。
叶修看着自己新晋的恋人脸上温柔的微笑,点点繁星似乎都在喻文州的眼睛里,让他看起来如此富有魅力,让叶修被他深深地吸引。
叶修突然想起什么,他跑到帐篷里拿出了手机,又回来,和喻文州凑在一起,用手机的前置摄像头拍了一张两人的合照。
这张照片没有他任何一张作品好看,叶修却无比满意。
两张年轻的脸凑在一起,他们的背后是看不见边际的星河,他们的眼里是彼此。

评论(8)

热度(101)